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甘肃新闻 正文

“为了小生命,我会更加努力” “玻璃女孩”胡娟娟今日将在北京剖腹产子

2017-10-11 00:00:00 智能朗读:

胡娟娟在老公的陪伴下,将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胡娟娟在老公的陪伴下,将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兰州晚报讯(记者常舒清文/图)提起玻璃女孩,很多人都还记得本报曾多次报道过那个坚强的平凉姑娘胡娟娟,30多年来,她经历了数次大大小小的骨折。为了自食其力,胡娟娟摆过地摊,做过网络打字员及网络主播,直到遇到一生中重要的那个他,现在即将成为人母的胡娟娟,幸福而又忧愁着。11日早晨,胡娟娟将在北京接受剖腹产手术,迎接家庭新成员的到来。

    1幸运 亲生父母遗弃养父百般疼爱

    胡娟娟因身患“先天性兰巩膜型脆骨病”,全身骨骼脆弱得像玻璃般易碎,动不动便发生骨折。在她出生还不满百天时,便遭亲生父母遗弃,幸亏泾川县窑店镇东坡村农民胡佐周将她捡回并抚养成人。

    养父胡佐周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待她,在娟娟9岁时将她送进了学校。

    每天,养父都坚持接送她,风雨无阻。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以及社会各界人士也给予了她更多的爱护和帮助。胡娟娟的故事曾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成为中国10万“玻璃娃娃”的标杆。

    2012年,胡娟娟从平凉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现为甘肃医学院)毕业后,便开始了寻找就业之路。几年来,因为身体原因找工作屡屡碰壁。为了自食其力,胡娟娟在同学的帮助下去西安摆地摊,两个月之后,由于各种原因,胡娟娟又回到了老家。2016年,胡娟娟在朋友的建议下到某网站注册成为一名残疾主播,虽然杯水车薪,但在这个平台上她可以暂时忘记自己的处境和不快乐。

    2爱情 在挣扎中选择了面对

    回到老家的胡娟娟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上网,2015年底,胡娟娟在网络上认识了同样也身有残疾的胡文辉,因为同病相怜,所以共同语言也多了很多。在逐渐多的联系过程中,胡文辉对善良可爱的胡娟娟越发有了好感。但当胡文辉提出恋爱关系时,胡娟娟并没有同意,在胡娟娟心里一直觉得,胡文辉只是小时候感冒打针伤到了神经因而导致右手右腿有点残疾,完全可以打工自立,而自己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生怕拖累了胡文辉。

    直到2016年3月份,胡文辉回了趟泾川老家之后,又专门来到了胡娟娟的家中看望胡娟娟,临走时,再次向胡娟娟表明心意,并告诉胡娟娟说:“等你。”看着胡文辉越来越远的身影,胡娟娟心里很不是滋味。几天后,胡娟娟终于和胡文辉确定了恋爱关系。胡娟娟默默地告诉记者说:“我想试试,我真的很渴望能和正常人一样有一份爱情。”

    2016年底,胡文辉的父亲来到了胡娟娟的家中,双方父母终于将两个孩子的婚事定了下来。

    3惊喜 突如其来的小生命

    2017年3月,胡娟娟跟着打工的丈夫来到了首都北京,没过多久,胡娟娟发现自己怀孕了,考虑到身体状况以及自己的病会有一半的遗传。夫妻两人顿时不知该怎么办。随后,两人在网络上联系得知,北京协和医院可以检查胡娟娟跟胎儿的遗传基因,便急忙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后医生告诉胡娟娟,怀孕生产的风险太大了,而且还会是早产儿。但庆幸的是,胎儿并没有胡娟娟的遗传。夫妻两人相拥而泣,决定生下这个孩子。但很快,一个接一个的困难摆在了胡娟娟面前,由于胡文辉独自打工赚钱养家,胡娟娟在怀孕期间除了常规检查以外,还需要做一些特殊检查。怀孕初期还可以,但随着月份的增加,胡娟娟的身子一天比一天沉重,行动越来越吃力,到后期,只能躺着。放心不下的养母于6月底赶往北京专门照顾胡娟娟的衣食起居。

    胡娟娟告诉记者:“我身体矮小怀孕本来风险就大,孩子也不能像正常胎儿一样足月生产,只能在7个月左右时选择剖腹产,面对这种情况,我和丈夫只能选择好的医院就医,孩子出生后要在保温箱里成长一段时间,但昂贵的医疗费用让我们一次次陷入困境,我和丈夫的家境都不富裕,我也没有收入来源。所以我们发起了水滴筹,有很多爱心人士帮助我们,截至目前水滴筹捐款给我们26088元。后来央视《向幸福出发》栏目录制现场我们也收到了3万元的捐助,我和丈夫非常感谢这些好心人。”

    4求助 帮帮我们的孩子吧

    9月22日,胡娟娟住进了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面对即将到来的小生命,胡娟娟和丈夫越来越激动,胡娟娟告诉记者:“怀孕后,我对父母的养育之恩体会更加深刻了,也更加感谢父母这么多年对我的各种照顾。为了小生命,我和我的老公会更加努力。”

    10月10日,记者联系到胡娟娟时,她正在做各种产检,因为11日早晨8时,胡娟娟就要接受剖腹产手术了。面对接下来的情况,胡娟娟轻声说道:“我今天咨询了医生,医生说,孩子出生后就要去儿科了,每天用药费用就得一万多,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丈夫今天又在水滴筹发起了第二次捐款,希望好心人能再帮帮我们渡过难关,帮帮我们的孩子。”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