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元旦小长假首日火车票今起开售

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网上文摘 正文

文艺作品要经得起时间考验

——访剧作家裘诗唐

http://www.lzbs.com.cn    2017-08-17 00:00:00 作者: 来源: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裘诗唐和孙儿

裘诗唐和孙儿

    裘诗唐

    浙江绍兴人,1938年生。曾任兰州市文化局副局长、中国戏曲表演学会理事、甘肃省作协会员、甘肃省戏剧家协会理事、兰州市文联副主席、兰州市戏剧家协会主席。演出和发表的主要作品独幕剧:《天天向上》、《研究研究》、《三兄弟》;歌剧:《动荡的巴里坤》、《远方》、《老龙湾》、《大漠风》;京剧:《热血》、《三伏天》、《乌江恨》;电视剧:《毒火》、《邓宝珊将军》;短篇小说:《参谋》、《走西口》、《静静的夜》、《介绍人》。

    接到对裘诗唐先生的采访任务,既开心又有点担心。开心的是可以有机会接触到这位德高望重的兰州文化界老前辈,担心的是老先生已届80高龄,并且为人低调,是否会接受采访呢。一通电话过后,老先生爽快地答应了记者的采访要求,并在电话中说:“也不局限于采访,咱们就是聊聊天,说说故事吧。”

    裘先生的身份不好介绍,因为他不仅是剧作家、戏剧专家、作家,同时还是公认的奇石鉴赏家。广集这些志趣于一身,说到原因,裘诗唐坦言:“我这人天生爱书、爱玩,就是这两点让我和文艺结了缘。”

    提起爱书,裘诗唐告诉记者,他家里算是书香门第了:“我的父亲裘吉生早年是光复会会员,后转入同盟会。在绍兴和秋瑾、徐锡麟等人共事于大通学堂,秋瑾被捕的时候,父亲从后窗脱险。后来又为同盟会筹集资金。辛亥革命后回到绍兴养病,从此闭门谢客,自修医书为自己治病,病愈后就做了医生,而且成了近代名医,孙中山专门为他提过‘救民疾苦’的匾额。由于与蔡元培等人交好,家里重视对孩子的文化教育,从小家里兄弟姐妹间的游戏就是猜谜语、对对子。因此我那时虽然年纪小也受到很大的影响,自小就爱看书,爱书如命。也正是因为看得多,积累的多,后来才能写出那些东西。”提起父亲,裘老多说了两句:“父亲1947去世的时候,我只有八九岁,年龄很小,对他的记忆不是很深刻。但是他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子女贤,不买田;子女不贤,更不买田。’他不愿意我们依靠父辈的遗产而变得没出息,我们兄弟几人五十余年也是靠自己的奋斗立足于社会。不依赖父母、不乞求他人的秉性,就是父亲留给我最珍贵的遗产。”

    说起爱玩,裘老更是滔滔不绝:“我这一辈子就是个爱玩的人,年轻的时候喜欢篮球、足球、体操、垒球,还有骑马、拉琴、唱戏……没有我不精通的。年纪大了,我就喜欢玩玩石头,上上网。”也正是因为喜欢唱戏、拉琴,让裘诗唐深深爱上了戏曲,并开始了戏剧创作。“父亲去世后,我随着大哥到了兰州。大哥子承父业也是一位医生,那时候他非常喜爱京剧,五十年代初,一有空闲,家里就放唱片,久而久之全家大小都变成了‘戏迷’。那时候家里有一本很厚的《大戏考》,里面有各类唱片的简介和唱词。我上了中学之后,大哥要我将《大戏考》上的唱词抄录到裁好的白纸上,和唱片放在一起。听唱片时,就可以边听边看,再也不必在《大戏考》上翻找,这也是我对戏剧最早的启蒙课。”从小的耳濡目染,让裘诗唐深深的爱上了戏剧,尤其是京剧,这也是他后来《热血》、《三伏天》、《乌江恨》等作品成功的原因。

    “十四岁那年,一位老道给我算命,说我将来是拿笔杆子的。我听了既不相信也不高兴。那时候,我正迷着武侠小说,偷着拜师学艺,满脑子的刀枪剑戟。待到‘将来’成了往事,没想到还真应了老道的话。我的第一份职业是教书,拿了12年粉笔,接着做了专业编剧,算是正儿八经拿国家俸禄的笔杆子,退休前8年在文化局工作,那里是摆弄文化的也没离开笔杆。”裘诗唐感慨道。

    作为编剧,他的第一部作品《天天向上》是一部儿童剧,是在武威歌舞剧团创作的。说起来有趣,这部让他“一炮而红”的作品却是一部“赌气之作”。“我那时刚从古浪一中调到武威歌剧团担任编剧,去之前从来没写过剧本,因此编剧组的人都看不起我,没有本子给我写,天天干的就是刻蜡板和打热水的活,心里憋了一股气。直到有一天,让我修改一个本子,我发火说不改,当时的领导有点蔑视地说你不改本子还能干什么,我说要写剧本。他就说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写个本子出来,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我一赌气就答应了,而且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就写出了《天天向上》。结果,本子被广泛看好,并在兰州演出获了奖。”裘诗唐说。此后他开始被委以重任。之后到新疆采风大半年时间创作的大型歌剧《动荡的巴里坤》,获得了省级比赛的第二名。也正是这个第二名让裘诗唐有了离开武威的想法,到一个更大的舞台去。“因为我自己觉得这部剧不是艺术水平不够,而是因为演员、道具的等客观原因的缺乏才屈居第二。这个时候,正好兰州市文化局看到这部剧,希望我能去那里工作,一拍即合,于是我就离开武威到了兰州市文化局。到了兰州,我先在文化局从事编剧工作,期间又去京剧院进行戏剧创作,后来又回到文化局,担任了8年的副局长,直到退休也一直都没有放下笔。”他说。

    从事多年文艺创作,裘诗唐对文艺作品的要求是严格的,在他看来“经典文艺作品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当五十年、一百年过去后,后代能够从作品中看出这个时代。”他认为,经典文学作品要触及生命和灵魂,给人以心灵的启迪。“经典不是被吹捧出来的,它本身应该具有高超的艺术水准。”他表示,只有那些深刻地反映生活,具有相当的艺术水准,给读者和观众以思想认识和启发的作品才能称为经典。“经典作品是文学史的支架和龙骨。”他告诉记者,古往今来,文艺作品可谓汗牛充栋,但真正称得上经典的作品只在少数,它是经过历史大浪淘沙精选出来的。对经典的追求和寻觅,应是作家的自觉行动。如何才能“靠近”经典?裘诗唐认为,创作者首先应该树立正确的文学观。“文艺不是名利场,文艺是圣洁的、神圣的。”他说,当下决心向经典迈步,就要甘于寂寞,不为外界的诱惑所动摇。此外,他认为,文艺作品应该反映人性,创作者要有高远的眼光和世界胸怀,这样写出来的东西才能拥有更多的读者和观众。

    现在文艺创作正处于一个井喷的时段,不乏精品,但是裘诗唐认为当前的文艺创作有两个不好的倾向,要么盲目迎合市场,要么一心想着拿奖。“文艺创作当然要面向市场,也需要奖项的肯定,但在这个过程中,往往忽略了文艺创作的社会属性。有必要认识到,文艺创作是可以影响民族价值观建设的,文艺作品不是萝卜青菜,长得漂亮就可以卖个好价钱。它要有精神价值,要有审美情趣。”他说,文艺创作要力求避免低俗化,要尊重观众。在具体的环节上要经得起逻辑上的推敲,让老百姓心服口服。同时,要注重社会效应,努力让受众的情感得到升华。“如果创作时过多考虑读者和市场,很难打造经典作品。”裘诗唐认为,写作者心中应该装着广大受众,但在真正创作的时候要心无旁骛,“就像演员上台表演,眼中要空无一物”。经典文艺作品如何才能走出小众的圈子、被更多人阅读?裘诗唐认为,社会和媒体应该传播正确的价值观。他说:“媒体不能只宣传作家卖了多少本书,赚了多少钱,得到多么高的地位,财富和名利都是文学之外的东西,卖得最多的作品未必能够流传更久”。

    □兰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孙理

分享到:

兰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或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社和兰州新闻网所有。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并且不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兰州新闻网联系。

  • 精彩图片
  • 文明风尚进社区走进3家居民小区

  • 背街小巷面貌一新

  • 金城天空火烧云甚为壮观

  • 城关地税情系纳税人受好评

  • 东岗交警大队开展电瓶车交通违法整治行动

  • 商户街头宣传创城知识市民称赞“挺有用”

  • 西固区征兵工作全面启动 46名廉洁征兵监督员全程监控

  • 甘肃消防总队临机演练地震救援

  • 推荐
  • 购物
  • 热门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媒体公约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