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正文

驴友违规穿越无人区失联83天 救援人员未发现其踪迹

2018-01-17 09:41:04 智能朗读:

 

    违规穿越无人区 驴友失联83天

    刘银川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原计划最迟1月1日走出;救援人员至今仍未发现其踪迹

    83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刘银川的消息。

    这名30岁的徒步爱好者,自2017年10月23日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后,失联至今。

    他要在60天穿越羌塘、可可西里和阿尔金山三大无人区。“若未能在12月20日出来,就请再耐心等待10天。我有唯一的信念,坚持活着!”

    警方分析,刘银川准备的物资,不足以支撑他完成此次徒步。警方已搜寻至西藏、新疆、青海三省交界区域,目前仍无消息。

    虽然当地严禁非法穿越活动,但仍有不少人来此探险。“很多人对无人区缺乏认识,抱有侥幸心理进入,一旦出事,将危及生命。”当地警方介绍。

    刘银川穿越无人区前拟定的徒步路线。

    违规进入无人区

    83天前,刘银川到达徒步之行的起点——西藏西北部的那曲地区双湖县。

    他打算从这里进入羌塘无人区,然后一路向北,途经可可西里和阿尔金山无人区,最终到达青海西北部的花土沟镇。

    公开资料显示,羌塘位于西藏北部,是我国第一大也是平均海拔最高的自然保护区。这里是高原荒漠生态系统的代表地区,不仅有星罗棋布的湖泊、空旷无边的草场、雪山和冰川,还有众多濒危野生动植物。

    根据刘银川的行程规划,线路总长1504.788公里,最高海拔5429米,平均海拔4794米。他计划以7.42公里的平均时速,用60天左右徒步完成。

    他花了几千块钱,买了20斤牛肉干和10斤奶贝作为旅途的全部补给。另外还准备有可抵御-20℃的1.8kg羽绒睡袋、硅胶雪地帐篷、高筒徒步鞋、45w的太阳能充电板、地图软件导航等30斤的装备。

    “每月收入3000元左右,几乎全用来买徒步设备了。”刘银川打工的书店老板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穿越无人区腹地,挑战非常大。

    2017年10月23日这天,刘银川像往常一样,发了条朋友圈报平安:“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发)朋友圈了,如果成功,我们两个月后见!”

    事情似乎从一开始就不顺利,刘银川在进入羌塘无人区时遇到了问题。进入许可证只限两天内能往返的自驾游客,徒步进去不出来的不能办理。“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逃!用逃票的方式进入。”他在朋友圈里提到。

    双湖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向强(化名)介绍,从双湖县去无人区唯一旅游路线,就是走90多公里长的土路去冰川,去的话要到林业局办证。

    “从双湖县去冰川的路上,我们专门设有一个检查站。如果发现企图逃票的,就将其遣返,或交由森林公安处理”。向强分析,很有可能是因为这边地广人稀,刘银川绕路避开了检查站。

    刘银川没有走那条土路,而是按既定线路向外绕道几公里。他表示,希望不要被遣返,“过了冰川一切就顺利了”。

    此后,他的朋友圈再也没有更新过。超出约定好的最迟时间1月1日,仍未见他从无人区走出。

    刘银川在阿里地区自驾时,遇到的藏羚羊。

    风沙、大雪与沼泽

    羌塘无人区一直被视为“生命禁区”。这里平均海拔四五千米,最高达6500米,常年覆盖有积雪。进入冬季,白天紫外线强,夜里低于零下30℃,风沙很大,此外山地、砂石路较多,交通不便。

    刘银川的弟弟刘佳说,哥哥每小时平均走7.4公里,一天下来也就二三十公里。

    “想着他是徒步,我们开车应该会很快赶上。”向强介绍,1月3日开始寻找刘银川,双湖县公安局联合林业局的森林公安,派了10个人两台车出发去无人区。

    他们沿着刘银川拟定的徒步路线展开搜寻,走过那条唯一通向无人区的90多公里土路后,便全是没有开发过的高山和冰川。

    “那几天下着雪,很大,我们一直找到多格错仁(注:距双湖县约50公里)。”警方介绍,第一晚没有帐篷,基本在外露宿或车里休息。搜寻队员使用的车辆多是烧柴油,在低温下发动困难,到了6号晚上,车辆突发故障,只能返回。

    8日中午,7名民警以及3辆民间救援车辆、6名救援人员,再次出发寻找此次排查过程中,雪化后形成一些沼泽地,车子很容易陷进去。

    从多格错仁开始,搜救队员们扩大范围,向周围“扇形式”向北推进。向强担心,刘银川出发前准备的30公斤食物和睡袋等装备,不足以支持他完成此次徒步。“食物不是很足,加上无人区夜间温度非常低,担心他的睡袋不足以御寒,会出现失温等状况”。

    此外,为避免进入无人区没有信号失联,前往冰川的游客会被建议配备卫星电话,最好驾驶越野车,但刘银川都不具备。

    “最困难的是无人区没有信号,他又没带卫星电话,具体位置掌握不了”。向强说,再加上无人区地广人稀,冬季气候不好,搜救着实困难。

    搜救人员也是隔几天反馈一次情况。目前,第二轮搜寻队员已行进到西藏、新疆、青海三省交界的鲸鱼湖附近,但仍然没有刘银川的消息。

    2017年9月,刘银川(左)和书店老板徐海自驾前往阿里地区。

    临时改变的路线

    刘银川原本是想趁着下雪走新藏公路的。“走公路的话,没什么危险,主要是考验毅力。但他的边防证过期了,新的又没办下来,便临时改变计划,从双湖县穿越无人区。”徐海说。

    徐海是湖南长沙一家书店的老板。2015年12月,刘银川来书店应聘。“他来工作之前,就说好不久后要徒步走川藏线,一来一回就是一两个月。”徐海说,自己平时也爱在各地自驾,两人兴趣相投,一拍即合。

    两年来,刘银川近一半的时间都在徒步。他自称“旅人”,还给自己起了个别名:刘夏。

    刘银川的女友曾静(化名)说,这寓意着“生如夏花”:惊鸿一般短暂/如夏花一样绚烂/我是这燿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夏,和我一起自驾去阿里吧,明天一早我去客栈接你!”2017年9月,徐海邀请刘银川结伴自驾去阿里地区。

    途经无人区边缘地带时没油,刘银川会主动去寻找住在附近的藏民借。遇到沼泽地或者路不熟,也都是刘银川去协调沟通。

    一路上,人,越走越少;景,越来越美。途经高原上的一处湖泊时,两人停了下来。风很大,湖面不住地翻滚着水花,被阳光映得波光粼粼,后面是连绵的群山,山巅上积雪未化,在远处与蓝天白云交接。

    “太棒了,好大气啊!”视频中,穿着牛仔上衣、扎起头发的刘银川喊道。他最大幅度地展开双臂,还不断尝试追着时涨时退的湖水。

    “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风景真的很美”。刘佳说,每次行程结束,哥哥会和家人分享经历。

    美景与危险并存。一位在羌塘呆了一周最终撤出的网友表示,无人区并不是字面上的“无人”,里面完全没路,所有的液态水都冻成冰,几乎每天都要涉过冰面,一天陷车七八次是常事。遇到暴风雪,数米外的人都难以分辨,还有野兽出没。在高寒缺氧的地方负重几十斤,全程没有任何信号和补给。

    去年10月初,刘银川和徐海在拉萨道别。徐海表示,刘银川此次徒步穿越无人区,有些仓促和鲁莽。虽然他发朋友圈说准备充足,但毕竟是第一次,还是一个人,准备的还是不够。“他决定好的事情,劝都劝不住。当时可能是想着快点走,早点出来就可以了。”

    除了徒步,刘银川最爱的便是养花,尤其郁金香,他还对徐海说,“春节我会回到书店,好好去伺候那些花。”

    2017年10月,刘银川为此次进入西藏羌塘无人区做准备。

    步入危险之地

    “我不知道羌塘是这么危险的地方,之前问他,他也没说得很详细,然后就转移话题。”曾静回忆,男友出发前,曾谈过穿越无人区的想法。

    从2010年开始徒步,刘银川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徒步、探险,其他的则去打工挣钱换装备。曾静很想让他安定下来,但看得出男友明知有危险,仍乐在其中。

    他的父母也希望孩子能安定下来,有个固定的工作。不出意外的话,年底就结婚。

    刘佳说,哥哥虽然很孝顺,但在徒步这件事上不愿妥协。“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有权利做出自己的选择,只是所选道路不同。而他恰好爱上了徒步,很执着的那种。”

    两难之间,关于徒步的事情,刘银川便选择不向家人细说。再往后,更新朋友圈成了他“报平安”的一种方式。

    按刘佳的说法,哥哥爱上徒步,与一次受挫有关。

    他回忆,大学毕业后,刘银川筹了十几万,与朋友一起做生意。“那是他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没想到的是,对方把客户资料偷偷转走,导致店直接关门,钱都赔进去了。”刘佳说,从小到大未曾接触过徒步的哥哥,此后开始喜欢徒步。

    有次一家人都在,刘银川找个买烟的借口出门。几个小时后,他就从丹江口,走到武当山金顶上了。“说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他兜里就20块钱,中间隔了100多公里,坐车根本不够,再加上武当山还有4000多米高。”

    旅途中,有时是沼泽地,蚂蟥爬得到处都是;有时会看见灵芝,吃个“野味儿”;有时是牦牛的骸骨,还有羚羊角;野驴、藏羚羊、野兔、狼、湖泊、草原、沙地、星空……“他说喜欢沿路上的风景,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自由自在。”刘佳告诉探员。

    去年10月和徐海分别后,刘银川来到拉萨,为此次穿越无人区做准备。10月21日,他一大早就收拾装备,与旅社老板告别。他先去了西郊客运站,发现没有班车;又去了北郊客运站,得知票是三天一班。

    刘银川只好暂回旅舍。直到10月23日,他才坐上前往双湖县的班车。

    危险与搜救

    “选择冬季进入无人区的几乎没有,刘银川是个例外。”双湖县公安局工作人员介绍,来旅游最好是九、十月份,一是避开夏天雪化多沼泽,二是赶在暴风雪前,天气多晴朗。

    但是,因为海拔高温度低,游客还是多选择夏天来这里自驾游。“每年这时候,我们发动搜救的次数最多,情况主要是车子陷进沼泽地。”向强讲述。

    他提及,有次在搜救陷入沼泽地的车辆时,救援车辆仅行进了五六百米,便陷入沼泽十几次。后来遇到一个大湖,车辆无法过去,便联合附近民警避开湖泊,从另一方向展开搜救。

    搜寻刘银川的这几天,双湖县警方发动各科室民警,轮流交替进入无人区寻找。警方表示,因搜救还在进行中,成本目前无法估计。

    不仅如此,如遇突发天气,搜救人员自身也面临危险。向强介绍,考虑到队员的身体状况,外出搜救最多七天。除携带糌粑、矿泉水等食物外,还要额外准备装有几百公升油的车辆,以及卫星电话、钢丝绳、铁锹等。“里面气候变幻莫测,有些队员停留时间长了身体都吃不消,出现缺氧、脸色发黑等情况。”

    事实上,早在2015年,新疆、青海、西藏就联合发布,禁止一切单位或个人进入阿尔金山、可可西里、羌塘三大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

    “不要觊觎羌塘无人区的美,非法穿越将承担严重后果。”西藏公安厅网络安全总队官方微信公号表示。

    2017年5月,西藏林业厅再次重申,并发布《关于禁止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组织非法穿越活动的公告》,其中提到,为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严禁在羌塘组织或进行非法穿越活动,严禁通过羌塘向阿尔金山、可可西里进行非法穿越活动。如进入均为非法穿越,一经查处将追究刑事责任。

    向强介绍,仅双湖县面积就有12万9千多平方公里,羌塘地区更是达40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于20多个北京市的面积。徒步穿越,意味着要面临高寒缺氧、涉水过冰、失温迷路、暴风大雪、野兽出没、没有信号和补给等风险。

    “很多人对无人区缺乏认识,抱有侥幸心理进入,一旦出事,将危及生命”。向强还记得,三四年前也有一名驴友进入无人区后失联,搜救至今,仍未找到。(采写/新京报记者 潘佳锟 图片/受访者供图)

来源: 新京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