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元旦小长假首日火车票今起开售

网站首页 > 本网专题>2016纪念长征80周年>甘肃风采 正文

毛主席 在甘南的最后一晚住我家

http://www.lzbs.com.cn    2016-08-18 00:00:00 作者: 来源: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

庞闹秀讲述往事

庞闹秀讲述往事

    “没有毛主席和他领导的工农红军,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人不能忘本,更不能忘记历史。今天的娃娃们生活在蜜罐子里,给他们多讲讲红军长征的故事,对他们的成长有好处。”

    2016年8月5日下午,我们在甘南迭部县腊子口纪念馆找到了庞闹秀老人,采访结束时,老庞这样说。

    “我是沾了毛主席的光”

    1935年9月15日,毛泽东主席带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从四川进入甘肃后,在甘南迭部攻下腊子口以后,在甘南的最后一晚住在了朱力村。

    穿过腊子口向东北方向七八公里的地方,腊子河的支流久彩里河(藏语音译)激荡,清澈。这个叫朱力的藏族村寨,几百年来就静静地伫立在河岸西侧。跨过一条简易的木桥,在河对岸有一座看上去显得破旧的藏式木楼,这就是庞闹秀的老屋。当年,突破腊子口的红军战士在这里简单休整了一夜,毛主席在这栋藏家木楼里住了一晚上。就是这一夜,给朱力村的后人们留下了永远难忘的念想。

    8月5日下午,在迭部县党史办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我们在腊子口战役纪念馆找到了庞闹秀老人。老庞今年63岁,现在的身份是腊子口纪念馆的安保人员,每个月能领到1500元工资,用他的话来说现在的生活很“自在”。

    “我是沾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光了。这些年老屋里再没住过人,3个姑娘嫁人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老庞笑着说,当时腊子口纪念馆建成后,考虑到毛主席曾经在他们家住过一晚上,为了保存好老屋同时减轻他和家人的经济负担,县上就照顾他到这里做保安。庞闹秀有3个女儿,都已经成家,他和小女儿一家生活。因为纪念馆的值班人员少,老庞几乎一直在单位上,虽然离家只有几公里,但忙起来有时几个月也回不了一次家。

    听爷爷讲那过去的故事

    这是一个很质朴的藏族老人,肤色黝黑,说话时双眼特别有神。“这几天已经有好几拨记者采访过老庞了,他现在对着照相机和摄像机镜头已经不紧张了。”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工作人员小赵告诉我们,为了能够和前来采访的记者交流,这些日子庞闹秀老人闲下来就和他们聊天,熟悉一些与当年红军攻打腊子口和住在朱力村的有关历史记录,自己也还悄悄地练习一些汉语,以便能和前来采访的记者交流。“他说这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小赵说。

    “毛主席在离开腊子口的最后一晚上住在我们家了。”庞闹秀说。

    沿河而居的朱力村在历史上也是周边比较富足的村寨,庞闹秀的爷爷庞巴么吾80年前是村里的“头人”,年轻时走南闯北,是藏族群众中少有的见多识广的人,家庭盈实、在村寨里的威信很高。庞闹秀有关红军在朱力村的记忆,大多是从以前他爷爷的回忆而来。“据我爷爷讲,红军来到朱力村的时候,因为腊子口那边响了一晚上枪炮声,村里的大多数人都跑到山里躲了起来。当时他和我奶奶、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在家,看到来了个骑马的大个子红军首长,领着十几个人,吓得一家人都走到了大门外。那个大个子看到后拉着爷爷的手笑着说莫怕莫怕,我们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大个子首长带人走了,爷爷才知道那是红军首长,后来别人告诉他那就是毛主席,是红军里面最大的官。”

    在老庞的记忆中,最深刻的莫过于爷爷给毛主席送青稞面和洋芋的故事。“当时红军进门时,他们穿得很破旧,一个个瘦的精干精干(当地方言),等互相稍微熟悉了一会,爷爷和我父亲把一袋青稞面和一筐洋芋送到了屋里,希望他们收下。但‘大个子’首长说别全拿来了,他让爷爷给自己留下些。大个子首长见我爷爷能听懂简单的汉语,就和他聊起了当地的风土人情,也聊起了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爷爷说,大个子首长特别和蔼可亲,那天晚上他第一次抽了卷烟,后来他常常对村里人说他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和毛主席面对面地抽烟聊天。”

    “我们老屋的房子有十多间,那天晚上我爷爷把自己在二楼住的房子腾给了红军首长,他说楼上的房子隔潮,能让红军首长睡个好觉。”老庞说,毛主席和红军走了以后,爷爷叮嘱家里人不要把红军首长在家里住过的事情向外传,一直到解放后毛主席在他家住过的故事才传开了。

    朱力村印象

    沿着腊子河向西北走了五六公里就到了朱力村,我们找到了庞闹秀的老屋。老屋是一栋传统的藏式木质小二楼,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在腊子河西岸的山坡上,看得出这是朱力村的中心位置。朱力村是腊子口乡车年村的一个自然村,全村有近400人,依山傍水,宁静而恬淡。和眼下甘肃其他地方的农村一样,村口的标语牌上“精准扶贫奔小康”“双联行动促发展”一下子把我们的思绪从历史拉回了现实。村主任老石告诉我们,在双联行动开展以来,村里的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几年随着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当地农民的收入也越来越高,现代社会的发展理念已经让祖辈靠山吃山的藏乡群众打开了向外发展的视野。

    “这就是当年毛爷爷住过的房子,到现在还能住人呢。”庞闹秀的小女儿热芝(藏语音译记者注)一家现在就生活在这个老宅子里。和周围装扮一新的房子相比,这栋木楼已经显得特别陈旧了,木质大多数地方泛黄变黑,二楼的楼板和楼梯间踏板也磨损的凹凸不平。村里年龄最大的老人钦武仁次已经85岁了,他告诉我们,庞家的这幢老房子现在是村里年代最久远的,从他记事起就知道这是全村最早也是最大的木楼。

    “这是长征时候毛主席曾经住过的房子,这几年经常会有人找到这里来看看。”钦武仁次说当年红军来到朱力村的时候,他才五六岁,很多事都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当时大人们带着他们躲到了山里面,一直到晚上看到村里没啥动静的时候才回来的。“虽然很多人家里的栅栏都开着,但士兵们都在房子外面靠木墙的地方躺着,没有一个人跑到老百姓家里。士兵们穿得很破旧,衣服啥颜色的都有。看上去特别疲惫的样子。”在朱力村,我们还辗转打听到了当年一方面军32军流落的红军战士高学忠的儿子老闫,遗憾的是老闫早在几年前就因病不能说话了,孙子闫海云外出务工,我们没有了解到更多老红军高学忠的故事。迭部县党史办副主任给曼告诉我们,红军长征部队1935年和1936年两次经过腊子口的时候,曾经有一部分因病因伤的红军战士留在当地修养,后来因为无法赶上大部队一些人就留在了当地藏民家里。当时已经有4年兵龄的高学忠随32军长征来到迭部县时,在攻打腊子口时受伤后流落在了迭部县洛大乡,后来就居住在朱力村。兰州晚报记者瞿学忠文/图

    记者手记

    为了保存好当年毛主席住过的老屋,当地政府部门给庞闹秀在旧宅的坡下盖了三间平房,也许是习惯了老屋的味道,虽然新房子已经建好了,但老庞和孩子们至今还没有搬进去。离开朱力村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宁静的藏寨里炊烟袅袅。

    在我们从甘南、陇南、定西等当年红军长征所经过的地方采访时,有许多当年红军首长(主要是毛主席曾经住过的老屋)住过的旧居和一些有着特定纪念意义的遗址,像俄界、次日那、旋涡村、杨土司衙门等这些在中国革命史上曾经闪光的地名,在岁月的沧桑变迁中,这些老屋和遗址大多已经风雨摇曳岌岌可危了。因为缺乏保护经费,同时没有专业的管护和修缮,这些曾经让我们心潮澎湃的红色符号正在一天天走向消失的边缘。如何传承和保护好这些历史的见证物,在发展红色旅游的大背景下让这些承载了几代人记忆的红色亮点再发光芒,也成为当下有关部门需要考虑的话题了。兰州晚报记者瞿学忠

分享到:

兰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或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社和兰州新闻网所有。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并且不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兰州新闻网联系。

  • 精彩图片
  • 让孩子们的心灵洒满阳光

  • “僵尸车”改当“房车”占道城关交警依法查扣

  • 城关交警查处摩托车违法行为180余起

  • 四季青街道多年地面油污被清洗800平方米地砖露“真容”

  • 王家庄社区人员给沿街护栏“洗脸”

  • 龚家湾一辆电动车带俩娃这个妈妈安全意识太淡薄

  • 手工制作培训

  • 栏杆累了斜倚车辆

  • 推荐
  • 购物
  • 热门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媒体公约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