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元旦小长假首日火车票今起开售

网站首页 > 本网专题>2016纪念长征80周年>甘肃风采 正文

烽烟腊子口

http://www.lzbs.com.cn    2016-08-16 00:00:00 作者: 来源: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

 

复原后的腊子口敌雕堡

杨成武将军题词的腊子口纪念碑

腊子口的雕像

腊子口纪念馆

    有一种景观叫天险,有一种征服叫传奇。“腊子口上神兵降,百丈悬崖当云梯。”这是红军长征越过雪山、走过草地后突破的最后一道天险。在中国工农红军两万五千里的长征史上,神兵天降、突破腊子口天险已经成为一段神话般的史诗。

    1

    悬崖峭壁间的﹃狭窄沟﹄

    腊子口是红军长征途中由川入甘的必经门户。8月5日下午,我们从迭部县达拉乡出发,沿着白龙江一路向东南方向行进,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腊子乡。腊子河是白龙江在迭部境内的主要支流,道路依腊子河不断延伸,沿途山高林密,风光奇丽。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历经数次修缮,如今这条路已经成为连通川甘和周边区县的主要通道。当年,刚刚摆脱追兵、从雪山草地过来的红军就是沿着这段路来到了腊子口。迭部县党史办主任谈俊昌告诉我们,因为要躲避追兵,红军战士基本上依靠江边的栈道前行。“刚进入甘南境内的红军根本来不及休整,衣衫褴褛、人困马乏。由于敌军事先已破坏了临近腊子口天险的大部分栈道,可以想象当时红军推进的过程有多艰辛。”在靠近江边的峭壁边缘,当年红军经过的栈道早已难觅踪迹,眼前只有湍急的腊子河水一路南去。

    下午4点,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越靠近腊子口,河床越来越窄,水流越来越急,河道两边的峭壁呈垂直角度。据谈主任介绍,“腊子”一词是藏语的音译,有“山坡、陡峭”之意,腊子口由藏语“腊子库”演变而来,意为“山脚谷”,藏语称“道绕隆哇”,意思是“狭窄沟”可见其险。

    红军北上,腊子口是唯一通道。当年红军到达腊子口时面临着怎样的险境呢?滔滔河水把我们带入了那段惊心动魄的烽烟中。

    2

    突破天险

    腊子口战役纪念馆讲解员告诉我们,中央红军越过草地后,蒋介石非常惊慌,急令国民党新编第十四师鲁大昌部扼守岷县及腊子口,令第三军王均部第十二师守岷县,并令胡宗南回甘肃堵截。接到命令后,鲁大昌部在腊子口修建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布置了密集的火力网,囤积了大批粮食和弹药,意图长期固守。关于当年腊子口的防守情况,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其《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中有这样的描写:今天任何一个能亲眼看到腊子口的人都会认为,这个据点是牢不可摧的。

    1935年9月16日凌晨,红军先头部队红四团向腊子口开进,随即向敌军展开了进攻。在数次正面强攻未能凑效后,改用正面进攻和侧翼袭击相结合的作战方案。红四团以四个连正面攻击,两个连攀登悬崖绝壁,袭击东面山顶守敌,摧毁大碉堡。天亮时,发起总攻,集中火力迅速突破防线完全占领了腊子口。随后追击敌军残部90余里至岷县大草滩,缴获粮食数十万斤,盐2000斤,极大地补充了红军的给养。

    3

    将军回忆录

    站在腊子口最窄的隘口处,我们看到了一座后人仿建的碉堡,两边峭壁上滕蔓丛生,远处厚厚的青色苔藓见证着岁月变迁。虽然已经过去80年了,但西侧悬崖上留下的弹孔依然清晰可见。

    关于腊子口战斗的惨烈程度,在很多战争史料和文学作品中都有着很翔实的记载,而当年参加并指挥过这场战斗的将军们,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对于腊子口都有着异乎寻常的记忆。杨成武将军的回忆录中有这样的描述:“木桥把两边的绝壁连接起来,要经过腊子口,除了通过这小桥别无他路。桥东头顶端丈把高悬崖上筑着好几个碉堡,四挺重机枪对着我们必须经过的三四十米宽、百十米长的一小片开阔地……透过两山之间30米的空间,可以看到口子后面是一个三角形的谷地,山坡上筑有不少工事。”

    当年,在红军胜利攻下腊子口以后,肖华将军欣然题诗“峭峰插云一线

    天,陇蜀千嶂狄道连。秋风夜雨腊河吼,关险防固敌凶顽。绝壁峭岩挡不住,神兵飞下万重山。横扫白军葬深谷,征师高歌进甘陕”,激昂之情浩然可见。

    4

    苗族小战士﹃云贵川﹄的传奇

    我们在腊子口纪念馆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找到了当年红军从侧翼攀爬上去的那道悬崖。在一线天主峰靠北的峡谷中,有一面从河床边几乎近90度垂直、高约百米的石壁,据说就是当年红军战士奇袭的路线。往高处看去,除了峭壁边缘和山顶上斜斜伸出的一些树干外,整个石壁光秃秃的几乎没有任何下脚的地方,很难想象,在这样艰险的自然环境下,究竟是怎样一种力量让红军战士插上了攀援的翅膀?

    在腊子口附近的几个村寨里,多年来一直有一个介于传说与纪实之间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一位叫做“云贵川”的小战士。在一些有关腊子口战斗的回忆录中,有关苗族小战士“云贵川”的描写也有不少。他用一根带铁钩的竹竿,勾住悬崖缝隙,顺着竹竿最先爬了上去,将接好的绑腿,缠在树干上放下来,后来的战士拉着绑腿一个接一个地全部上去。红军战士爬上悬崖后,在天亮前到达攻击位置,从天而降出现在敌人阵地侧面,并向山下的部队发出总攻信号。敌军后背突然遭袭,慌乱中逃离阵地。

    关于苗族小战士云贵川的详细情况,在党史资料中并没有详细的记载。腊子口战役纪念馆韩馆长此前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说,根据多方搜集的可靠资料,“云贵川”并非只是传言,而是确有其人。他是一位在贵州入伍的苗族战士。而在杨成武将军1992年出版的个人回忆录中,也有关于“云贵川”的记忆片段。“那个小战士只有十六七岁,中等身材,眉棱、颧骨很高,脸带褐黑色,眼大而有神……因为他入伍时没有名字,战友们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云贵川’……”

    5

    硝烟散尽激情依旧

    站在腊子口烈士纪念碑下面,我们每个人的神情都很凝重。

    在这样一个有着敌人重兵把守的天险之地,红军战士却要不惜一切代价攻破它,战略价值和意义究竟在哪里?迭部县党史办谈俊昌主任告诉我们,从四川一路北进,在付出了惨重代价才走出草地后的红军,已经没有退路。在这种情况下,撕碎敌人在腊子口的封锁、打通北上通道成为红军当时唯一的选择。“腊子口战役在长征及中国革命史上的重大意义,已经在随后的战争史上得到了最有力的印证。”聂荣臻元帅在其回忆中说,“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现在好了,腊子口一打开,全盘都活了。”

    为了纪念革命先烈英勇战斗的英雄业绩,保护腊子口战役纪念地,1980年甘肃省人民政府在腊子口南侧修建了“腊子口战役纪念碑”,并于1981年确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93年,省、州、县政府及有关部门共同重建了纪念碑,纪念碑南、西两面镌刻着杨成武将军亲笔题写的“腊子口纪念碑”八个大字,北面刻写着甘肃省人民政府撰写的碑文。纪念碑宽2.5m象征二万五千里长征,高9.16m,寓意1935年9月16日攻破天险腊子口。

    硝烟散尽,激情依旧。夺取腊子口,是中央红军突破敌人封锁,进入甘南的关键性一仗,为红军北上打开扫清了障碍。走在腊子口宽敞的公路上,昔日的栈道飞阁已成云烟,风光迤逦的腊子口也成为远近闻名的红色旅游景区。腊子河两岸,当年红军战士浴血奋战的历历场景、苗族小战士矫健的身影如画卷般在我们眼前徐徐展开,为这幅碧水青山的图画添上了一抹鲜艳的红色印记。兰州晚报记者瞿学忠 文/图

分享到:

兰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或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社和兰州新闻网所有。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并且不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兰州新闻网联系。

  • 精彩图片
  • 让孩子们的心灵洒满阳光

  • “僵尸车”改当“房车”占道城关交警依法查扣

  • 城关交警查处摩托车违法行为180余起

  • 四季青街道多年地面油污被清洗800平方米地砖露“真容”

  • 王家庄社区人员给沿街护栏“洗脸”

  • 龚家湾一辆电动车带俩娃这个妈妈安全意识太淡薄

  • 手工制作培训

  • 栏杆累了斜倚车辆

  • 推荐
  • 购物
  • 热门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媒体公约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