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正文

8次手术 10年陪读 妈妈带脑瘫儿子上大学

2019-04-15 00:00:00 智能朗读:

在宿舍,儿子逗母亲开心。

在宿舍,儿子逗母亲开心。

妈妈送儿子去上课

妈妈送儿子去上课

    王香贤,2018年9月以507分考入兰州财经大学,成为了一名大学生。但谁能想到,他在7岁前还只能在地上爬行,甚至不能站立,常人眼中,这个男孩只能终生爬着走路。但这位出生在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前沿老虎口地段的男孩,有着沙漠红柳般特有的坚韧和顽强,他和他的家人硬是同命运做抗争,执着地追求着梦想,身体力行诠释着生命的意义。他先后经过8次手术治疗。为了完成学业,爷爷和爸爸妈妈背着他读到小学四年级,之后的10年间,母亲牛春花抛家舍业带着他读完了小学、初中、高中,最终考入大学。如今母亲再次到大学陪读。

    1 大学校园里的轮椅母子

    早晨7点半,迎着朝阳,王香贤和母亲牛春花离开宿舍前往教室,开始了一天的大学生活。

    走出宿舍,王香贤慢慢地坐在电动轮椅上,牛春花将拐杖和课本轻轻地放在轮椅的一侧,按动电钮,电动轮椅徐徐向前走动,但没走几步就遇到了台阶,紧跟在身后的牛春花用力将轮椅抬起,轮椅跨过了台阶再次落地,王香贤再次启动电钮,电动轮椅驶出学校生活区来到了车水马轮的马路上。躲过车流,他驶到马路对面,在平路上,电动轮椅走起来很快,牛春花则大步流星地跟在后面追着儿子。

    早上的前两节课都在致远楼的三楼教室。当牛春花来到致远楼楼下时,儿子已经到了好几分钟,她拿起拐杖,然后搀扶着轮椅上的儿子站起来走入大楼,此时的教学楼内,前来上课的同学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大多数同学急匆匆地跑上楼梯。同学不断地从身旁闪过,加剧了王香贤内心对楼梯的恐惧感,牛春花心里明白,上下楼梯对儿子有点难度,他必须使出浑身的力气抬腿跨越,如果站不稳就有可能栽跟头,牛春花紧紧地抓着儿子的胳膊,尽可能地帮助他跨越一个又一个台阶。终于,母子二人来到了三楼平台上,此时王香贤依靠那根拐杖才可以稍微轻松地走一小会儿。看着儿子一瘸一拐地走进了教室,牛春花悄悄离去,回到生活区,拿起扫把打扫起宿舍周边的卫生。学校考虑到母子二人的实际困难,给他们安排了单人宿舍,还给牛春花安排了打扫卫生的临时工作。

    上午10点,牛春花放下手中的扫帚,再次来到儿子上课的教室门口,默默地等待着下课铃响。10点20分,下课铃声响起,老师和同学陆续走出教室,她来到教室,看着儿子起身,再一次拿起儿子的课本和拐杖,搀扶着儿子往教室外走,这次他们要下楼,去另一栋楼去上课,后面的两节课被安排在致道楼,王香贤和母亲再次开始下楼上楼。

    2 10年漫漫陪读路

    牛春花陪着儿子上课已经整整10年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儿子每天的课程,从没有落下过。

    牛春花说,王香贤在7岁之前,还只会爬,连站立都不能,就在他即将上小学那一年,家里凑了医药费,给他做了一次手术,王香贤从此不再爬行。尽管儿子不能走路,但家人从没有放弃过,一直坚持让他读书学习。“小学四年级之前,经常就是他爷爷,还有我和他爸爸背着他去学校。”王香贤所在的小学教学点只提供一到四年级的教学。从五年级开始,他要进入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去上学,离家很远,其他孩子都开始住校,但王香贤依旧像个婴儿一样离不开父母的照顾。于是,牛春花开始了10年的漫漫陪读之路。

    牛春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每天早上将王香贤抱上自行车,推着他往学校走,到了学校再背着他到教室,由于他走不了路,无法上厕所,到了学校后,他就几乎一直坐在他的小板凳上;到了中午,牛春花再推着自行车到学校,然后将儿子接走,吃完午饭,再把他送到教室;下午放学后,再推着自行车将儿子接回来。为了避免儿子上厕所尴尬,每天牛春花只能让他吃点鸡蛋和蔬菜等干粮,根本不敢喝太多的水。后来,学校考虑到母子二人的困难,就给他们安排了宿舍,牛春花则去打点短工,补贴家用。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王香贤从小学读到了初中,从初中读到了高中,牛春花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陪读了10年。2018年9月,王香贤以507分的成绩考入兰州财经大学财税公共管理学院财政学专业。

    牛春花在城里陪儿子读书,王香贤的爸爸则在家务农,种完庄稼之余,他还要去打工。“他爸爸有力气,干活打工从不叫苦,一年四季都闲不下来,非常辛苦,除了要供三个孩子上学,还要照顾孩子的爷爷奶奶。爷爷都70多岁了,去年他奶奶又查出了肝硬化,靠输血维持生命,我一个人陪着儿子读书,想帮帮他爸爸,但又不能离开这里,现在整夜失眠……”说着说着,牛春花的泪水夺眶而出,不难想像,在这个家庭,孩子的父亲也是一个非常坚强的男人。

    3 10年8次手术盼独立健康的生活

    王香贤1993年3月出生于民勤县一个农村家庭,出生后的3个月,牛春花发现儿子还抬不起头,腿和腰部也没劲,她抱着儿子去县城检查,起初医生也以为只是缺钙,开了些钙片让他吃,但不管如何补钙,儿子还是抬不起头。直到一岁的时候,牛春花带着儿子来到省人民医院检查才被告知,儿子不幸患上了一种疾病——先天性大脑发育不全,俗称脑瘫。

    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一下子感觉天要塌了,一家人感觉一下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牛春花和丈夫却内心暗暗下了决心,不管家里有多困难,决不能放弃这个孩子。

    “那个时候,我们一年的收入才有两千多块钱,医生给开了神经生长因子,要一周打一针,一支药就260块钱,打了6个月,我们欠了不少的债,实在借不到钱了,我们只能停下,他爸爸又开始四处去打工挣钱。”这些年来,牛春花带着王香贤在北京、河北、天津、西安、兰州的医院跑了个遍,先后花了10多万元。只要挣到些钱,牛春花就带着孩子去看病,到现在,王香贤已经进行了8次手术,终于可以借助拐杖独自去上厕所。

    牛春花的民勤口音很重,而王香贤却普通话很好,他笑着告诉记者:“我在很早之前就学会了说普通话,每次妈妈带我去看病,她一口的地方口音,医生根本听不懂,我就当翻译。”

    牛春花说,三个儿子都非常懂事而且坚强,特别是学习上她从来没有催促过,学习很用功,另外两个弟弟也很懂事,每当有好吃的总要留给哥哥吃,每次去手术,王香贤从来不哭不闹,痛了也从不表现出来,为了节省费用,每次去看病都是牛春花一人带着儿子去。

    “考上大学,对我是一个交代,对我妈也是一个交代。”王香贤说,“在大学里,和那些优秀的同学们并肩有种自豪感。”“我妈妈这些年非常辛苦,每天给我做饭,陪我上课,我非常感谢我的妈妈给我付出的一切。”对于未来,王香贤说,他妈妈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但妈妈用她的生活经验告诉他,该怎样去生活,妈妈虽然话很少,但最懂儿子的心,什么时候受了委屈,妈妈总是默默地给予他安慰,让他倍感力量。他计划明年再去做一次手术,让身体条件再恢复一点,他非常期盼早日能过上独立健康的生活,让妈妈不再陪读。

    在偌大的校园里,这对母子的身影每天都会出现在校园里,在茫茫人海中,显得那么渺小,但了解他们的人都会默默地给予他们祝福。兰州日报社全媒体记者于永昭文/图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