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 正文

杜阿卫 抱朴守真 为梦想默默前行

2019-06-13 00:00:00 智能朗读:

国画作品

国画作品

隶书《江南逢李龟年》

隶书《江南逢李龟年》

汉简

汉简

汉简

汉简

行书对联

行书对联

行书《旅夜书怀》

行书《旅夜书怀》

行书《沁园春·雪》

行书《沁园春·雪》

汉简《念奴娇·赤壁怀古》

汉简《念奴娇·赤壁怀古》

    兰州日报社全媒体首席记者李超文/图

    ■人物简介

    杜阿卫,1956年生人,祖籍河南。现为甘肃省书协会员,甘肃省君创书画院副院长,甘肃飞天书画学会会员,兰州新区美术家协会理事。

    曾得到陇上名家乔今同、顾子惠、马西园、马少伯传教。作品曾多次入选省、市、全国书画展。

    1993年,获甘肃省广电厅举办的“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书画展”二等奖;1994年,获省书法教育研究会举办的“敦煌杯国际书法大赛”优秀奖;1998年,作品入选省书协举办的“第三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1999年,作品入选省书协举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书法篆刻展;2003年,获省文化厅举办的“伏羲杯”诗书画大展优秀奖;2003年,获“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全国书画大赛”铜奖;2004年,获欧阳珣奖全国书法大赛铜奖;2004年,作品入选省书协举办的“中青年书法篆刻展;2005年,作品入选中国书法名家作品全国城市巡展。

    中国书法艺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以悠久的历史文化和独特的艺术魅力秀立于世界艺术之林,吸引着国内外无数爱好者,不惜用毕生的精力去追求、去探索。其中,杜阿卫便是众多默默无闻耕耘者中的一位。

    他上世纪50年代出生于甘肃平凉一个普通人家,没有优越的家庭条件,也没有骄人的高等学历,更没有多少参加大赛大展的辉煌成绩,有的只是对书法艺术的专注和默默追求的精神和心志。

    因受父亲善书画多才艺的影响,杜阿卫幼年时就在潜移默化中体会着书画的熏陶和感染,并不断加深、培养着自己对书画艺术的浓厚兴趣。

    学龄前父母出门上班,他被锁在家中,墙上挂的字画,画中的山水、小船、小人,没事时就照着勾勾画画,连环画里的人物,也是他临摹的素材,并经常会因此得到父亲的表扬和鼓励。上小学时,因为大楷作业经常受到老师同学的赞扬,致使他对学习书画的兴趣随年龄而不断增长。

    参加工作后,因书画特长,杜阿卫得到了单位领导的重视,办板报、写标语,抄抄写写就成了他的主要工作。时光荏苒中总有命运的安排,上世纪80年代初发生了一件事,让杜阿卫一步踏上书法这条艰辛而漫长的求索之路。

    无意间,他得知第一工人俱乐部(隍庙)有个书法班招收学员,于是就去报了名。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信心满满的他竟然未被录取,原因是“虽然字写的不错,但那不是书法,只是用毛笔在写钢笔字”。这件事对他触动很大,便痛下决心要深入学习书法,下苦功去探索其艺术真谛。

    随后,杜阿卫便开始寻师访友、四处求学。终于,经朋友介绍后拜到了乔今同先生门下(乔今同:省博物馆考古研究员、书法家),并在乔老的教诲和指导下,真正懂得了什么是书法。

    乔今同擅写石鼓文、隶书、魏碑,当时指导杜阿卫从隶书《曹全碑》入手,以达到承上启下的目的。从那天起,杜阿卫不但有了学书的方向,也懂得了书法的发展和渊源,并渐渐步入正轨与书法解下不解之缘。

    在乔老的悉心指导下,经过一番案头临读、刻苦学习,杜阿卫在兰州市第二届衡水老白干杯青少年书法大赛、全国青少年书法大赛中获奖,并得到了乔老的表扬。当时乔老年事已高,精力有限,便主动推荐他加入兰州聚文社,在那里,他结识到许多名贯京城的艺术家,开阔了视野,提高了认识。

    不久,乔老离世,正当他在痛失恩师之际,又经朋友董淑林引荐至“陇上泰斗”顾子惠门下,也得到顾老的喜爱。在那里,他不仅得到老人家艺术上的指导,更难能可贵的是,学到了顾老做人的高尚品德。

    “有一次,我问顾老:您名气那么大,怎么有人说,您写的字不好看?”杜阿卫一边回忆一边告诉记者:“听了这话,顾老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着对我说:这种话我早就听说过,不奇怪,真正懂书法的人并不多。咱们要坚守传统,要多读书。”

    “还有一次,闲聊中我问顾老:您在外有很多学生吧?没想到顾老很认真地说:我自己本来就是个学生,哪里有学生,有的只是朋友。”两件小事,三言两语,充分反映出顾子惠老人的德艺品格,也至今影响着杜阿卫学艺和做人的追求。

    在顾老的影响之下,他开始对《泰山金刚经》钻研和临习,其书之高古,气势之宏大,运笔之妙,深深感动着他,经过一番刻苦磨炼,其书艺明显提高,并得到同道师友普遍认可,受益匪浅。

    “顾老仙逝,师恩永存,虽然跟随顾老时间不长,但是顾老为我指引了一条攀登更高艺境的学书之路。”杜阿卫由衷地说。

    马少伯(慈锐居士)其字画誉满金城,让杜阿卫仰慕已久,也一心想结交这位雅士。后来,经过不懈努力,终遂人愿。两人亦师亦友,感情甚笃。

    当时杜阿卫主攻《曹全碑》《石门颂》,自见到慈锐老师的隶书,先生那酣畅淋漓的书法,让杜阿卫如见灯塔。后来,在慈锐老师的指导下,又开始对朱克敏的隶书心追手摹。经过几年“三更灯火五更鸡”的刻苦研习后,其书风为之一变,由清秀转为粗犷,刷出了一片新风貌,并在各种书展大赛中获奖,广受好评。

    “心简如素、翰墨原生。”这是杜阿卫长写的一副对联,其中暗藏着他对生活的态度和对恩师的怀念之情。

    “人生一世,关键时刻为你指明道路的人,乃人一生中之大幸。”杜阿卫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马西园也是我仰慕的老师之一,但自叹拜师无门,董淑林得知我心思后便将我引荐到马老家中。我们两人一见如故,在学习交流过程中,西园老人自愿与我结为师生之交,使我最终夙愿以偿。”

    于是,在西园老师手把手的指导下,杜阿卫又开始了对何绍基书法的追摹。因以前有颜体的基础,逐渐掌握了何书笔意,他书写的大字行书对联,何味浓郁,颇受见者喜爱。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一开始,杜阿卫在学书的道路上,也不自觉地受到社会风气的影响,见展就投,闻赛便参,乐此不疲。看着面前的奖状、证书一大堆,他也甚感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曾几何时,在书法界,刮起了一股流行书风,展厅效应,一时间丑、狂、怪、巨、拼的风气来势汹汹,并成为主流。看到这些杜阿卫迷惘了、怀疑了。

    “是应该顺风跟上,还是继续墨守成规,经过一番静心地对比、沉思后,我最终选择了后者。”从那以后,杜阿卫不再忙于参展、参赛,推掉了很多的现场表演,而是平心静气地俯首案头,在寻古探幽中乐享这份孤独。

    “其实,‘蛰龙三冬卧,老鹤万里心’正是杜阿卫几十年深藏于书法艺术海洋的默默潜行、静心习书的真实写照。而在日常中,他不问闲事,不精世故,淡泊虚名,其生活状态俨然重回了质朴自然之道。从那时起,近十年间,杜阿卫不再去追名逐利,参展参赛,而是静候着,传统回归、正气上扬的春天。”资深媒体人延风在为其撰写的文章《深藏于古拙中的惊艳》一文中这样评价说。

    抗文生教授也说:“书画不是用来表演的,杜阿卫也深谙其中之道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会书法,并且太极拳也有一定造诣。但他从不参加比赛,经常有朋友推荐鼓励他参赛,他都会婉言谢绝。他就是用太极的道理,水的品格,严格要求自己。静静的、谦卑的、低调的为人处世。”

    这段时间里,也经常有好心的朋友鼓励他这样宣传、那样炒作,他从不为所动,了解的人都知道,杜阿卫能写多种书体,真草隶篆皆可入眼。《曹全碑》、《石门颂》、《简牍书法》、《张黑女》、《郑文公》、《张猛龙》等十多种历代碑帖,都曾是他临习过的范本。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的作品多次在报纸、杂志中刊登,并入编了《丝路墨丛》、《甘肃省书画家作品典库》、《甘肃省书法篆刻作品集》、《中国当代书法作品典库》等30多部大型典集。由此看出,杜阿卫在学书道路上的付出。

    如今,年逾六旬的他,不仅继续研习书法,并开始抽空习诗作画,来充实自己,他笔下的雄鹰、钟馗等画作,虽显稚嫩,但也能透出几分精神。“有志者,事竟成”,相信通过他的努力,将来在国画方面,也会不断进步,取得好成绩。

    艺无止境,其修甚远,杜阿卫凭着他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平静淡泊的心态,永不停歇、默默前行在书画艺术的道路上。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