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 正文

张学忠继承传统并不是要回到过去

2018-11-15 00:00:00 智能朗读:

彩墨作品人物

彩墨作品人物

浮雕壁画设计作品

浮雕壁画设计作品

彩墨作品丹霞舞银龙

彩墨作品丹霞舞银龙

敦煌艺术系列雕塑

敦煌艺术系列雕塑

彩墨作品贾登峪

彩墨作品贾登峪

彩墨作品都市系列

彩墨作品都市系列

彩墨作品麦积山

彩墨作品麦积山

生态系列

生态系列

丙烯作品河西

丙烯作品河西

重离子加速器

重离子加速器

    ■人物简介

    张学忠,1971年生于敦煌。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后两年就读于西安美术学院设计系),获美术教育学士学位(1995年),研究生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获设计艺术硕士学位(2004年)、美术学博士学位(2007年)。2012年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中青年海外研修工程”,赴澳大利亚研修。2008年至2018年担任西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视觉设计实践和教学、科研工作。

    教育部艺术设计学科项目评审专家,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通讯评议专家,文化部全国艺术科学规划项目评审专家,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艺术学)通讯评审专家;中国工艺美术家学会雕塑艺委会常委,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甘肃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甘肃省工艺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出版专著5部,发表论文及作品40余篇幅。

    兰州日报全媒体首席记者孔德胜文/图

    陇东是黄土高原的中段,与其毗邻的是陕北,一样的黄土、窑洞、沟沟坎坎,而这些风土人情、民风民俗都能从张学忠的画里看到,但经过其艺术渲染后则更与陕北相像,依然如信天游般坦荡、悠然且风情无限。

    “近30年中国社会的变化很大,西北地区同样处于这一变化之中,变化的速律比东南沿海地区可能慢一些,但变化的深刻性或比东南沿海地区更甚。”张学忠告诉记者:“在这一变化的过程中一些曾经的存在可能成为记忆,一些陌生的东西则陡然成为现实,这一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都会形成巨大的心理落差。没有一个人可以对这些变化熟视无睹,艺术家尤其敏感,我们不可能身处这一变化之中而无动于衷,如何用艺术的方式将这一变化记录下来,我相信是许多艺术家愿意面对的。事实上,已有许多艺术家付诸行动,而我的《峁梁素记》就是这种行为的结果之一。”

    张学忠是西北人,在敦煌长大,求学期间曾在外闯荡多年,如今仍在西北工作。他对于这一变化的感受是刻骨铭心的,他用素记的方式把其变化中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除却对这些变化的思考以外,则更有身在其中的特殊体悟。

    “我做这种选择似乎很自然,不做这种选择反而有些意外。我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下去,因为若干年后那些所谓素记则会成为活生生的历史印记。”他说。

    作为教师,张学忠兼任绘画与设计两类课程;作为艺术家,张学忠兼事绘画与设计,身份的双重性使他徜徉于绘画与设计之间,一面从绘画走向设计,一面从设计走向绘画,进进出出已20余年。这个过程很可能会伴随他的一生,这使他不能不思考诸如绘画与设计之间的关系问题,当然也不能回避在这一过程中可能遭遇的诘难和疑虑。

    在清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的学位论文就是围绕着这一问题展开的,并补充完善形成了名为《从绘画到设计——早期抽象主义画家对包豪斯的影响》的著作,集中陈述了他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

    “设计作为一种智慧的沟通形式,不仅是对人类生活方式的营构和意义的探究,并通过创新实践延伸着我们的视野、情感和价值观,讲述着人类的故事。”张学忠认为:“在今天,设计除了助力产业发展、商业营销,服务日常生活,以及增加就业等功利性的想象之外,也是体现文化身份、品味格调、审美趣味的创意形式,甚至体现一个民族、国家、企业创新能力的标尺。”

    “在学校教育中,设计教育也往往作为创新能力培养的重要途径。”他说:“在今天的中国,时代赋予了艺术设计更为丰富的内涵和更加深刻的意义。如何营造合情合理、和谐美满的生活环境、生活品质,传播真诚、友善、秩序、和谐的价值观,促进生活方式改良,优化人们的生活空间,艺术设计已然成为创造新生活,推进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手段,并愈来愈显现出其强势的,而且是无以替代的价值。”

    爱因斯坦说过:“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上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

    “人类的设计行为,说到底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体现,它随着人的自身的发展而发展,并显示为人的一种智慧和能力。”张学忠的见解彰显出了极为专业的水准,也体现出他平日里修心修业所付出的努力:“为此,自2007年开始我着手撰写了《视觉生产力》、《设计思维与方法》、《日常生活的设计艺术》,并于2010年和2017年出版了前两本专著,《日常生活的设计艺术》预计2019年出版。以上著述正是希望更多的人关注、了解和应用践行设计这门独特的艺术。设计行为,在很多时候不像是一种职业,更多体现的是一种生活态度;设计作品,体现的不仅仅是一种实际功用,也应体现设计师对现在、对生活、对生命的诚实、向善的期许。”

    “说起绘画则是一门心手相应的技艺,它没有某些大师说的那么神秘,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与张学忠的交谈过程生动体现出了他艺术人生中的身份交替,从设计到绘画,就这么循环交替着:“如果它是一个营生手段,往往会比较悲催,因为它不同于一般的商品,商铺叫卖会感觉丢份儿,守株待兔会饿死;如果把它作为生命的目标,那么天分、率真、敏感、技巧都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仅仅把它作为一个爱好,或许较为美妙。从纯艺术的角度来说,绘画艺术是人之所以为人的自我意识、反思意识、构想能力且相信其价值的一种体现。”

    “绘画艺术中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是什么是‘中国画’?你可能会看到许多的定义,但我一直没看到能真正体现‘中国画’的定义,许多答案甚至说不是绘画。”他说:“什么是传统,如何传承?从中国画的历史来看,传统就是已经完成了的创新。中国画的历史中不乏开放、富有创造力的姿态。所以很多时候,我更喜欢将中国画的传承看作是人文日新日日新的化生过程和不断吸收外来语言、思想并将其本土化的创造过程,而非简单的‘师法古人’,更不应该在工具材料和技法上局限中国画应有的维度。甚至,我一直坚持认为,只要是中国人画的画,就可以称之为中国画,而且不应以自我封闭的‘中国画’程式和因为‘身份危机’或‘被看’的需要而刻意制造出某种所谓的‘中国风格’。”

    “中华文化之所以绵延几千年靠的不是武力,靠的不是科技,靠的是博采众长的文化精神和从容大度的胸襟。”张学忠话里的语气透露出了对自己观点的坚定信心:“我们在复兴传统文化的时候,有一个误区,就是把它搬过来、复制过来,或在作品中加入一些传统元素,就认为是传承了传统文化。我们的继承,并不是要回到过去。”

    他说:“中国文化的魅力就在于融合创新的大气和坦然呈现,不太在意一定要与别人的不同或特意做给别人看。全世界优秀文

    化之间的借鉴交流和学习是没有止境的,没有哪个文化因自我封闭、自我陶醉和极力向后看而成就了其伟大。”

    记者了解到,基于自己的思考,张学忠结合中国文化形象的设计,自己撰写了《中国形象的设计与批评》一文,此文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组委会举办的“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当代美术创作论坛”,并发表于《中国广告》2010年第7期。此外,在2012年赴澳大利亚研修的基础上,他还撰写了《澳大利亚当代美术生态研究》以及《澳大利亚土著美术的当代化创新》,旨在能为中国绘画的传承发展提供可供参考借鉴的对比研究。

    “既然谈的是绘画,那么我特别想说说抽象艺术,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看不懂抽象绘画,总会追问艺术家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为什么要画成这样?但我们面对抽象艺术家设计的建筑或生活用品很少会问这样的问题。进一步的问题是,产生于20世纪初的抽象主义绘画,作为抽象艺术的组成部分,不仅放弃了对可见世界的描绘,赋予艺术创造新的动力和评价标准,而且深刻影响了现代设计的发展,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借着对抽象艺术的思考,与张学忠的交谈又从绘画开始回到了设计,当然这一次的核心话题成为了千家万户都会关心的教育。

    他认为:“早期抽象主义画家认为任何视觉形式创造对我们所处的物质环境都具有独特的意义,设计实践既是造物的活动也是精神的创造,设计教育不仅仅是服务性的、技术性的,也对精神导向负有使命,我们既不能过分依恋于实用主义和商业逻辑,也不能沉湎于自我陶醉和个体感受的艺术创造。画家和设计师作为社会知识分子的组成部分,他们最神圣的价值在于他们是社会思维的神经,是一群在物质文化、精神文化领域中不懈地为社会进步和人类发展寻找可能性的人。”

    据了解,我国真正的现代设计教育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起步的,在20多年来有了飞跃的进步与发展。特别是,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国家“高等教育大众化”政策的引导下,在制造业迅速发展后对设计人才需求的就业市场驱动下,高等院校的设计教育迅速扩张。以至于在中国的高等教育体系中,目前几乎所有的高校都纷纷开设了艺术设计专业,设计类专业已经成为中国高校发展最热门的专业之一。

    “如同大多理论总是滞后于实践一样,我国的艺术设计研究由于种种原因也远远滞后于社会发展的实践需求,这一点在中国现代的设计教育中表现得更为突出。”采访最后张学忠告诉记者:“客观来讲,设计专业的蓬勃发展、设计教育的扩招乃至市场化,对我国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我国设计教育中出现的这种现象是社会发展、人才需求的一种反映,任何极端化的批判和盲目的乐观都可能偏离社会发展的现实,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忽视可能对我们造成负面影响的问题。自己从事的艺术设计研究和教学实践,着力点正是对以上问题的思考与求解。”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