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 正文

去田野里体味原汁原味的民间音乐 ——访陇剧作曲家田继宁

2018-09-20 00:00:00 智能朗读:

《苦乐村官》剧照

《苦乐村官》剧照

《黄河情》剧照

《黄河情》剧照

《官鹅情歌》剧照

《官鹅情歌》剧照

田继宁主编的《陇上奇葩》

田继宁主编的《陇上奇葩》

    田继宁

    1946年2月,国家一级作曲,我省著名戏曲音乐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戏曲现代戏研究会会员,中国歌剧舞剧院音乐考级甘肃考级办艺术总监,甘肃省艺术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评委。曾担任大型书画册《陇上奇葩》主编,在省级以上刑物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辞条缉入中国音协新版《中国音乐家名录》。他编曲的《官鹅情歌》《苦乐村官》等十余部大型陇剧获得国家舞台艺术十大精品工程奖。曾参与中央电视台六集电视连续剧《望子成龙》、甘肃省话剧院大型现代话剧《上南梁》、甘肃省电台七集广播剧《跟上哥哥上南梁》等数十部作品作曲的制作,创作的大型乐舞《鼓舞太平》在东南亚及港澳地区演出,受到当地观众的热情赞誉。

    在长期的音乐创作中,田继宁的作品先后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文化部“文华音乐奖”、中国戏剧节“作曲一等奖”、中国秦腔艺术节“作曲一等奖”等多项国家级大奖。

    田继宁成长在陇南成县,和那个年代很多人一样,家庭的清贫使他没有条件学习音乐,然而从小就热爱音乐的他并没有被贫穷所限制。“记得小时候我特别想要一个二胡,但是家里没钱买不了,于是我就用罐头和杨树杆自己制作了一个二胡拉了起来。那时候也没有可以看的音乐类书籍,我就经常泡在新华书店如饥似渴般地学习乐理知识。那时,陇南的民歌、小曲、小调非常流行,在耳濡目染之间,我渐渐对音乐有了自己的理解和认识。”田继宁说:“我所在的成县那时候经常有文艺汇演,我会走好几十里地去看,到地方的时候脚上都走出了血泡。但是当听到优美的旋律盘旋于耳畔时,我却甘之若饴,一点也不觉得苦。儿时的经历锻炼了我坚强的毅力,让我在今后的音乐道路上勇于追求,并且不怕苦不怕累。”

    1962年,田继宁被推荐到省秦剧团工作,当天下去他就参加了演出。“那时候一年要演六七百场,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我在这些年熟练掌握了各种乐器,并学习音乐创作,可以说,我学的东西都是实践中得来的。”田继宁回忆到。

    1973年,田继宁连续两次到环县的山区采风。他说:“这是我主动要求的,我想亲自和唱皮影的老艺人们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尽情吸收他们的音乐营养。那时候的经历影响了我一生,危险的山路和艰苦的生活环境都没有吓到我,我不怕苦的精神也感动了当地的老艺人,他们带着我,把皮影戏驮在驴背上,每天在村子里走乡串户地表演,让我学到了很多一手的陇东道情的音乐知识。”

    在长期的音乐创作中,田继宁用“激活传统,发展创新”的先进理念进行创作,他主张以板式为主导的作曲方法,在陇剧基本曲调、板式系统、调的发展、基本调式和变化调式、行当唱腔、演员声腔及乐队伴奏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艺术探究。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形成了其独有的艺术风格,为甘肃陇剧的创新与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田继宁为记者介绍了几部他和他的团队创作的经典陇剧音乐的创作历程。首先提到的是《黄花情》这部戏。“作为音乐创作,我们认识到《黄花情》的音乐作曲应当随着时代审美心理的需求要有所变化,音乐一定要贴近生活,应当注入新的创作方法。在分析剧本,熟悉剧情之后,我们和导演为《黄花情》设定了音乐创作的总体风格,它是一部以悲剧色彩为主,通过苦难、醒悟、斗争等几个环节,讴歌主人公不屈不挠、愤然而起向邪恶展开斗争的正剧。对于整出戏的音乐布局,包括每场戏、每个段落的音乐情调的错落,全剧节奏的张弛变化,主要唱段的情绪反差,拖腔、嘛簧和过门的长短等,都纳入了既定的音乐总体风格。”田继宁说。实践证明,这一科学的创作方法符合陇剧音乐发展创新的要求。演出中,富有地方色彩的唱腔和切合时代气息的音乐内涵感动了广大观众,收到了良好的剧场效果。2001年11月,第七届中国戏剧节在广西南宁、柳州两地召开,《黄花情》在柳州演岀两场,剧场座无虚席,高潮迭起。演员们满怀激情地演出,引来剧场内阵阵热烈地掌声。田继宁说:“最让我感动的是,观众为剧中黄花的悲惨命运伤心落泪,也为正义战胜邪恶而深受鼓舞。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黄花情》一剧中富有浓郁地方色彩,别具风格的陇东风格音乐,细腻、柔美的陇剧唱腔受到专家评委和广大观众的一致好评。记得当地文化局一位干部说,在柳州看了九台戏,《黄花情》是最好看的一台,它让我们真正领略到甘肃陇剧的艺术魅力。”后来,经第七届中国戏剧节评委会评定《黄花情》获得第七届中国戏剧节曹禺剧目奖。主要演员佟红梅获戏剧节最高表演奖,音乐作曲田继宁、杨长春获音乐作曲最高奖。

    大型现代陇剧《苦乐村官》是以宕昌革命老区哈达铺为背景,通过村主任万喜“借鸡下蛋”带领乡亲养羊脱贫致富的一部戏。田继宁说:“剧中主人公‘看起来没有指甲不揽蒜’、‘巴掌击碎虚幻梦’、‘梅花你莫赌气把我埋怨’等几段重要唱腔,通过音乐形象的表述,很好地渲染、烘托了戏剧矛盾和人物的内心冲突。结尾的中心唱段‘苦、苦苦’,我们采用传统的伤音弹板稍簧起头,加上一众男女声嘛簧,恰到好处地烘托了主人公不被人理解,落得个里外不是人的苦闷心情。还有‘早也苦,晚也苦,风里苦,雨里苦,人前苦啊人后苦,我就像钻进了闷葫芦’用规范的陇剧慢板板式铺排进行,平稳的节奏里唱出了主人公不平稳的内心节奏,‘苦死、苦活、苦打、苦闹我不怕苦,怕的是脏水泼身难清除,把我当贼打呀,打得苦,差一点打歪了脚把骨’,这几句唱借鉴越剧的清板板式,将村官的内心独白表达得入木三分,引起观众的理解和同情。‘常言说吃得苦中苦,苦尽甜来有幸福,有苦不打退堂鼓,有苦从来不服输,甘愿吃尽千般苦,让乡亲们得实惠我心满意足’。这是唱段的高潮,在陇剧新创板式‘紧板’的基础上,加一句高腔放音,博得观众满堂喝彩,掌声雷鸣。从‘苦苦、苦’,到‘乐、乐、乐’,随着人物思想情绪的陡变,‘乐、乐、乐’的唱段如同行云流水,轻决流畅,唱出了苦涩之后的喜悦;表达了万喜主任带领大伙勤劳致富的真情实感。”

    2006年5月,田继宁接手了《官鹅情歌》音乐的创作。“那时我们一起下宕昌,赴官鹅沟学习羌族民间音乐。因为历史久远的缘故,那里的羌族留传下来的羌族音乐元素已经很少了。我们见到三种比较典型的表现形式:羌笛、口弦、扇鼓,从几种看似简单的器乐表演中可以看出,蕴藏着丰富的民族音乐内涵,能够折射《官》剧所需求的氐羌两个少数民族斗、战、和的戏剧场面。这次采风活动让我受益匪浅,为后来的音乐创作开了一个好头。我们按照导演对音乐的要求,从设定主题音乐、到合理铺排全剧的唱腔、再到突出陇剧麻簧特色,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音乐作曲为《官》剧演出获得巨大成功起到了关键作用。2007年,中宣部授予《官》剧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资助剧目。2009年,为了冲刺十大精品工程,《官》剧又在原来基础上,加强了音乐创作力量。田继宁说:“高兴的是,我们得益于音乐大师赵季平先生的热情指导和鼎力帮助。赵季平先生首先对上一稿的作曲予以充分肯定,同时又指出了我们的不足和需要改进的问题。赵季平先生亲自执笔创作了富有地域特色、优美动听的主题歌及主题音乐线条,为《官》剧获得十大精品工程在音乐创作方面提供了有力的保证。《官鹅情歌》强烈的民族风格、浓郁的地域风情、诗情画意的舞台呈现、现代文学结构的唱词格律为陇剧音乐创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让我们在今后的排练演出中,总结经验、改进不足,进一步完善《官》剧的音乐作曲。”

    退休后,田继宁并没有完全休息,先后辗转于各大院校,为学生们讲授中国戏曲音乐,辅导陇剧艺术。谈起陇剧目前的发展,田继宁说:“‘任重而道远!’我在给年轻人讲课的过程中,发现很多人还是缺乏吃苦耐劳的精神。音乐创作不同于其他学科,最忌讳的就是闭门造车,天天看书是创作不出生动的音乐作品的,音乐来源于生活,我建议年轻人们应该深入生活,尤其对于陇剧音乐创作来说,要下到田野、下到窑洞里去亲生体味原汁原味的民间音乐,不然的话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兰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华静文/图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