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 正文

宣兵收放自如才是艺术成熟的标志

2018-09-20 00:00:00 智能朗读:

《煤海年华》

《煤海年华》

《钟馗驱邪降福图》

《钟馗驱邪降福图》

《傲雪冬梅》

《傲雪冬梅》

《粒粒皆辛苦》

《粒粒皆辛苦》

《瞻佛》

《瞻佛》

《春喜图》

《春喜图》

《甘南春雪》

《甘南春雪》

《草原春雪》

《草原春雪》

《哺育》

《哺育》

《甘南风情图》

《甘南风情图》

    ■人物简介

    宣兵,1959年5月1日生于西安。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副主席、兰州画院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

    师承李宝峰先生。曾被中国文联授予“中国百杰画家”、获国家人事部颁发的“当代中国杰出人才”奖、被甘肃省文化厅授予“文化大使”称号并荣获甘肃省委、省政府颁发的最高“敦煌文艺奖”和兰州市委、市政府颁发的“金城文艺奖”一等奖。

    作品曾参加由中国美协、书协主办的“全国第八届美术作品展”、“全国写生画展”。特邀参加“全国中国画人物画展”、“首届、二届、三届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画精品展”。作品被多个国家艺术机构收藏,并载入《当代中国画掇英》、《今日中国美术》、《中国画年鉴》、《中国文化遗产年鉴》等国家级大型经典画集。出版个人专集《宣兵人物画集》、《中国美协会员·宣兵国画作品精选》、《荣宝斋画谱》等。

    宣兵的画,是风、也是雨,有韵、也有磬。看一个人的作品,首先看他笔下画些什么。纵观宣兵笔下的人物,有钟馗、竹林七贤、板桥、陆游、李白、米颠、庄子、醉八仙……。这些历史人物或者神话中的神仙,都是老百姓喜爱、熟知、格外敬仰的历史人物,所以他的画深受大众的青睐。

    “钟馗的形象在我脑海里非常清晰,记得,儿时家家都挂钟馗像,以驱除雅崇,是镇宅之神。”宣兵表示:“历代画家如唐代吴道子奉旨画的钟馗、元代颜辉的《钟馗出猎图》,清代任伯年的《钟馗》,华喦的《钟馗嫁妹图》以及近代徐悲鸿、张大千等艺术大师都饱蘸丹青为钟馗造像。”

    然而,记者在他的画室却看到,宣兵笔下的《钟馗驱邪图》完全以新的构图、新的姿式创作出新的画卷。他放弃了右手高举宝剑、左手怒指魔鬼的传统钟馗的笔画格式,把钟馗置于画面中间,斜侧身、昂首斜视前方,背手持扇,双脚的皂靴如同钉在地上巍然不动,有压倒一切邪恶的气势。

    此外,钟馗的面目还有着不同于常见的那种精心刻画,双眉上扬,二目瞪圆,胡须与头发向四周呈放射形,表现出钟馗对邪恶势力不共戴天的威武精神。加上赤色长袍更加烘托出钟馗正气凛然,鬼怪望而生畏,不敢于与之对目。背景密密麻麻的题款更是别具匠心,通过文字对钟馗的身世作了梗概的介绍,更使人拍案叫绝。那细密的文字如同站在“驱魔大神”钟馗背后的亿万善良百姓,声援着正义共同向恶势力以及形形色色的魔鬼声讨,象征着正义无畏无惧的对所有邪恶坚定斗争的信心。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融身于自然风光,贴近于大众平民。创新灵感,真诚美爱,一笔笔融入自我的胸襟。”正如宣兵所言,艺术首先贴近的是灵魂,只有具备一颗简单、执着、单纯的心,才能孕育出如此坦然的胸怀。

    在另一幅以钟馗为题的《钟馗正气图》画卷上端有着这样一段题款:“常使胸中蔚朝气,须知天下苦人多。”这段题跋不单破释了他所以反覆画钟馗的真正思想根源,同时也就不难理解他的笔下人物画,为什么爱画郑板侨、竹林七贤、陆游……这些历史人物的原由了。

    “《三驼图》是我反覆画的幽默小品,至于画了多少张连我自己也难说清,能见到的有横幅,有立轴,还有斗方等。”宣兵说到这里,眼中透出的却是难以言喻的感慨。

    细细观瞧,真是张张精彩、幅幅传神。其中,最精彩的部位还是画的款,如同画龙点睛。题曰:“张驼提篮去探亲,李驼遇见问缘因,赵驼拍手哈哈笑,世上原来无直人。”如此精彩的题款,使这幅如同戏作的小品升华到新的高度。画的是生理缺陷,写的也是生理缺陷,而却象征着当世之间许多自诩完美的“缺憾”人生。短短四句,真是巧喻了世间百态、市井人生。

    近年来,宣兵先后投入极大的精力创作出了《高原母亲》、《建设者》、《煤海年华》等主题作品,可以说代表了他多年来的创作高度和灵感精髓。其中,《高原母亲》以特邀之作载入了《全国中国人物画展览作品集》,《建设者》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这些力作都因贴近生活,显出无限的生命力。

    “《高原母亲》倾入了内心太多的情感,用了那辽阔大草原作为衬托,就是为了生动表现出高原母亲那淳朴、慈爱、善良和勤劳的品格。”他说:“还有《煤海年华》的作品中,那一张张朴实、憨厚的脸旨在呈现出人物内心的亲切和情感真实,只为表达出煤矿工人将青春年华无保留地献给祖国煤炭事业的无价人生。”

    正如作品中的题跋所云:“他们的脸黑黑的,工作环境是脏的,整天弯腰俯背劳动在数百米深的矿井里,可他们始终都昂首挺胸在时代之峰顶上,每时每刻都在为社会奉献着光明和温暖。”宣兵的画笔对煤矿工人倾注了无限的爱,无比的敬仰,对他们给予了热情的歌颂。

    “我崇尚爱国忧民的陆游,热爱明察百姓疾苦、刚直不阿的郑板桥,敬仰学识渊博、正直的竹林七贤、陆游老子、李白、杜甫、东坡、达摩……因为这些杰出的历史人物,他们的智慧之光,高尚品格都激励着我。”宣兵感慨地告诉记者:“为表现中华文化精英,歌颂他们的品格,这些心中的偶像都成为了我艺术创作的命题。因此,我也心甘情愿的以极大的热情和更多的笔墨,将人生中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入进去,在深入生活的过程中,捕捉最感动人的艺术题材,用饱蘸丹青的笔,去呕歌当代的英雄,颂扬最美好的生活。”

    从宣兵的创作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对绘画艺术始终是踏踏实实、精心和深入地,不断地向祖国绘画传统学习。同时,也不断地否定自我,探索创新之路。

    “如今,在别人眼里,我或许已取得些许成功,但对我来说却不能有丝毫的狂妄自大和自以为是。”宣兵说:“特别是面对当今各种艺术思潮的冲击,绝对不能盲目的接受毫无品格的所谓‘前卫’,不能糊里糊涂地就与西方艺术随意‘接轨’,更不能轻易的就拜倒在‘现代艺术’的脚下。真正的艺术家,一定要在读书、习画的过程中,去深深领悟华夏文化艺术传统的丰富、广博、深邃、辉煌。”

    他自信地说:“创作就是要将美的思想,美的品格,美的形象,美的文化内涵熔为一炉,选择最富有现代风格,最适合发挥自己艺术才能的表现形式不懈地劳作。就像赫伯特·德所说‘我深信美学上的价值也正是道德上的价值。’”

    轻松、简洁是宣兵作品的一大特点,也是他的成功之处,是他的艺术风格。

    “欣赏艺术作品,最好让观者感到轻松,正如同听人演讲,如果听到的是妙语连珠,生动形象,不单倍感轻松,还能享受到艺术给人带来的快感。”宣兵形象风趣地说:“如果语言干瘪,逻辑混乱,加之口吃,听讲人就倍感受罪,疲惫不堪。”

    正如人们所说,宣兵的画总以“漫不经心”的线条,以“无法再减”的用笔生动勾画出各式各样的人物来。以钟馗为例,身躯以轻松自如的线条将形体勾画得准确而生动。几笔横涂竖抹的红色,不单说明服装的颜色,甚至连光影的明暗都表现得恰到好处。

    “我在敦煌插队时,曾临摹过敦煌壁画,给线描打下了基础,再加上平时的学习书法,使我更加深悟到了用笔的奥妙。所以,在勾画线条的过程中一定要轻松自如而不漂浮,流畅而不轻率,要巧妙的运用笔的中锋和侧锋勾勒形体的每一部分,这样才能达到既入木三分又神形兼备,令驾驭手中之笔如心中所想一般。”

    精确入微是宣兵作品让观众引人入胜、百看不厌的关键。他的作品有粗放的地方,又有精微刻画之处,使人颇感淋漓痛快。仔细看看他《对奕图》中两个人物的表情截然不同,摇扇子的棋手,显然因布了一招使对方困惑的棋而倍感轻松、得意,其笑容可掬。被困惑的一方,实属一时无良策,难得摆脱对方设下的羁绊,正在苦苦思索,冲出束缚,看样子还是信心实足。这样耐人寻味的作品怎能不让人喜爱。

    再说《三驼图》,虽然画的是男性驼子,可表情各异,拍手性格爽朗,看透了世间的弊端,以驼寓直。画中的提篮老汉还因自身残疾而有些羞愧,背手持扇的老汉,听懂赵驼的用意,显得不以为然。

    宣兵的人物画,其精力都放在人物面部感情的刻画上,精细入微,尤其是情绪的表达,都力求准确、生动,从不马虎。“一个画家能收能放才是成熟的标志,更是衡量作品成熟程度的标准。”他由衷地说。

    中国著名书法家孙伯翔为宣兵画集的问世曾题词“衣带渐宽不渝志,迁想妙得非偶然。”这的确是恰如其分的一个评价。总的来说,在宣兵的艺术世界里,笔是风,墨是雨,清风卷千纸,细雨润万物。

    □兰州日报全媒体首席记者李超文/图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