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 正文

梁杰用艺术构筑精神家园

2018-09-06 00:00:00 智能朗读:

书法《青玉案·元夕》

书法《青玉案·元夕》

《雪域风情》

《雪域风情》

《幽谷》

《幽谷》

《祁连秋声》

《祁连秋声》

《西部奇观》

《西部奇观》

《初秋雨过》

《初秋雨过》

《寒山藏古寺》

《寒山藏古寺》

《祁连秋声图》

《祁连秋声图》

《故园秋色》

《故园秋色》

《高原冬牧》

《高原冬牧》

《冬韵》

《冬韵》

    ■人物简介

    梁杰,笔名木风,号博雅斋主,1970年5月出生于甘肃民乐,毕业于甘肃教育学院美术系,进修于西北民族大学美术系,中学高级教师,现为中国教育学会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甘肃省美术家协会、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张掖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

    作品曾获第二届“红军杯”全国书画大赛二等奖;“桃花源杯”中国书法篆刻小作品创作邀请展佳作奖;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中国文联组联部主办的“中华世纪之光”书画大赛优秀奖;纪念红军三大主力会宁会师暨长征胜利70周年全国书画邀请展优秀奖;山水画《西部奇观》入选甘肃省中国画、油画艺术大奖赛;“凝聚华夏情.赤子爱国心”全国美术书法作品北京邀请展银奖,并入编《“凝聚华夏情·赤子爱国心”全国美术书法作品精典》。

    不知道是梁杰选择了西北,还是西北选择了梁杰,两者在格调上的暗合,无疑是天性与自然的完美融合。西北之于梁杰,在于那里的皑皑雪峰、幽幽古道、茫茫草原和厚重的黄土地;梁杰之于西北,在于他对那片热土深深的爱、浓浓的情、长长的期许和久久的凝望。大西北以其神奇迷人的魅力,为梁杰开阔了视野、孕育了情怀、积蓄了力量,使其能够在这里放飞人生梦想,构筑精神家园。

    皑皑祁连雪峰下,茫茫河西走廊中部,滚滚急流的洪水河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父老乡亲,也孕育了深厚博大的本土地域文化。生于斯长于斯的梁杰从小受父亲影响在儿时就对书画艺术具有浓厚的兴趣与爱好。“我在读小学、初中时就喜欢在课余画上几笔,每次的美术作业都能受到老师的好评和同学的羡慕,这种生命的自然使得我和书画艺术结下了一生的情缘。1986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张掖师范学校,有幸受教于现任甘肃画院专职画家曹文海先生,在先生的影响和谆谆教诲下,不论是书画方面还是为人处世方面都有先生的影子,从此也更加坚定了我漫步书画人生的决心和信心。”梁杰对记者说。师范三年,除了修完正常的课程外,梁杰的课余时间基本上全用在了临摹碑帖和《芥子园画谱》上,期间对中国画的笔墨也领悟了许多。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一所乡下中学任教,因对美术的特殊钟情和热爱,依然选择承担了学校的美术课教学工作,在工作之余坚持临池不辍,细心临习传统绘画,研读画论。

    1993年梁杰考入甘肃教育学院美术系,在这里接受了正统的美术教育,从素描、色彩到中国画的写生和创作,都有了较大提高和新的领悟。尤其是得到我省著名画家刘维民、杨国光、蒋志鑫等先生的悉心指教,同时也临摹了一批传统山水画,绘画技法和艺术修养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也为他以后的创作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后来,梁杰又进修于西北民族大学美术系本科专业,使自身的书画技艺发生了质的飞跃。数次进修深造毕业后,梁杰依然重操旧业,继续到中学任教。工作之余就一头扎进中国画的临习创作中,学习龚贤、石涛、黄宾虹等诸大师,追摹大师的笔墨、构图和心迹,从传统中汲取营养。生在大西北、长在大西北的他,对大西北这片广袤的土地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力求表现出一种高古、淳朴、空灵、幽静深远的境界。为了提高绘画的内涵和笔墨韵味,除了主攻山水画之外,他又加强了花鸟画的临习和创作,还兼攻书法,从汉隶到二王,从唐楷到魏碑无不涉猎。悟出了传统笔墨的真谛和魅力所在,以“书法入画”,要“写”山水而非“画”山水。全部精力集中于墨线的修炼,追求在简约的形式里去包容更大的精神内涵。

    “为表现西部山水的深沉和凝重,我深知‘外师造化,中的心源’的道理,在节假日从没忘记到野外写生,对大自然的感悟和体验力求在创作中予以渗透和表现。我对每一幅作品的创作,都是用心作画,是灵魂的渗透,是对西部这块热土真情实感的流露和对生命的理解和感悟。”梁杰说。

    梁杰植根西北,放眼西北,在时代气息与地域文化的交融碰撞中孜孜以求、内外兼修。他创作了许多具有浓郁地方特色和富有个人风格的生动艺术画卷,展现了西北旷远雄奇、静寂沉凝、沧桑虚灵的风貌。面对他的“西北风”系列山水画作品,观者不仅能体会到一种岁月的峥嵘,同时也会在色墨交融的意境中感悟到其对纯洁、静谧格调的一种渴求。《祁连秋声》和《幽谷》是梁杰近年创作的山水画作品,画作里那个苍莽无极、冰清玉洁的世界,更贴近画家的天性和旨趣。

    大山大水大草滩,大开大合大气象——这是梁杰山水画作品给我们的宏观印象。他的作品构图大气磅礴,物象恢弘开阔,敷色淡雅明快,多风骨、少柔弱,重沉凝、绝媚态,去浮躁、存本真,挥洒着一股浩然正气。其笔墨中蕴含着浓浓的地域特色,投射出画家的奔放个性、自由追求和宽阔胸襟。

    含蓄、诗化是梁杰作品的韵致。《祁连秋声》里,漫天的飞雪、远去的大雁、萧疏的寒枝,还有似从远古传来的声声驼铃,正是西北“秋声”的特色。读此作品,脑海里便会跳出“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这些诗句。从这个角度上说,他的作品正是在色彩的铺展中,追寻着唐风宋韵的诗化境界。梁杰的画作里常常会出现古道驼铃、烽火烟墩、千年古刹等景物,又让人不由得回眸往事,一种历史的纵深感油然而生。

    梁杰的山水画富有艺术的哲思,力求于对立中求得辩证统一。“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这是艺术的辩证法。梁杰也深谙其中道理。观其作品,其间物象的动与静、远与近、虚与实,笔墨的繁与简、浓与淡、干与湿,无不在形式的一一对立中求得了内涵的高度统一。

    画如其人见性情,重彩淡墨皆相宜。梁杰的作品在笔飞墨舞的律动中,放逐了思想,展现了灵动,播撒了快乐的节奏,同时也勾画出画家的人生轨迹。正是在笔墨与心灵的对话中,梁杰完成了对生命的礼赞和对自我的超越。赏读他的山水画作品,你会触摸到西部山川那特有的苍凉和雄奇,感知到那块土地的厚重与博大;你也会体悟到天地的大美和永恒,捕捉到画家的精神寄托和审美情趣。在物我两忘、回归自然、天人合一的境界中,观者会获得美的享受和灵魂的洗涤。

    “艺术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也并非常人所想象的那么潇洒,而是一条充满荆棘的泥泞小道,它如同行进在黑夜笼罩下的山间小道、攀援在陡峭的悬崖之巅,常常因辨不清方向或无路可走而不得不原地‘打转’,有时走了很远很远才发现又回到原来的起点。在这苦苦探求的数年里,我数次陷入极度的困惑之中。因为对艺术的钟爱,为艺术而甘愿寂寞、甘愿付出。当生活中诸多琐事每每与艺术发生碰撞,我依然选择的都是后者。”讲起创作的艰辛,梁杰无不感慨。

    荣誉只属于那些不畏艰险百折不挠沿着蜿蜒而崎岖的道路奋勇攀登的人。凭籍自身的努力,梁杰的书画作品多次在市、省和国家级展览中入选并获奖,引起书界同仁的广泛关注。除对书画艺术的执着和虔诚外,那就是他比常人为此付出了更多的辛劳和汗水以及数十年艰辛的磨练和执着的追求。

    回顾多年的创作历程,梁杰深情地对记者说:“多年的艺术实践使我感到,我的生命史就是我的创作史,我的作品就是我的生命存在的另一种形式。我将不停地实践,不断地耕耘,实践就是一切。自然在生命之中,生命在自然之中,一切源于自然,一切又发自心灵,这时你会发现,人的生命境界也是无穷无尽的。‘生命在艺术中成长,艺术在生命中延伸’,这将是永恒的。”

    “我是一个凡事从不服输的人,如今已步入不惑之年的我,在内心深处有一种希望从未泯灭,那就是在书画的领域有所造诣;有一种精神从未脱离,那就是永不服输。人生虽然跌宕起伏,但我始终都没有丢掉画笔,始终坚守着自己的艺术阵地。‘路漫漫其修远兮’。艺术家只有扎根泥土、深入生活、贴近群众,笔才挺立,艺术才有生命力。我将一如既往地在书画艺术这个神圣的殿堂探寻艺术的真谛,追寻心中的梦想!”采访最后,他感慨地说。

    □兰州日报全媒体首席记者李超文/图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