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 正文

于千翔 素心问彩方抵艺术佳境

2018-08-23 00:00:00 智能朗读:

神仙图

神仙图

荷花蜻蜓图

荷花蜻蜓图

独立

独立

墨牡丹

墨牡丹

写意小品

写意小品

瑞气

瑞气

芭蕉图

芭蕉图

三友图

三友图

雅趣小品

雅趣小品

    ■人物简介

    于千翔,1948年出生于甘肃,祖籍浙江。八十年代初开始在甘肃书画界斩露头角,1992年率先在深圳举办书画展,从1993年开始,先后在兰州、天津、山东、新疆、杭州、江西等地举办个展和联展。书法作品在全国外贸系统大展上获特等奖并在甘肃省首届书法中青展上获三等奖。书画作品被《书法报》、《中国书画报》、《国画家》、《甘肃日报》等媒体刊发和专题介绍,2011年出版《于千翔花鸟卷画册》。

    甘肃书画圈里有一位热情大度、快人快语、性格豪爽的艺术家,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便以自己独特的书法风格频频亮相在省内外各种展览上,他就是于千翔。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于千翔先后为自己起了寒笔斋、养心堂到现在的六宝居三个书斋名,每一次更改书斋名,既表露了他心路历程中的蜕变和飞跃,也展现出其艺术历程的转进与升华。

    于千翔的一生似乎总是跟随着艺术的引领,自幼在父亲言传身教下便与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临习古代书法经典,从秦篆汉隶到晋唐碑帖,无不下过铁杵成针的功夫。他还从小学习绘画,常常带着画夹四处写生,牧场雪岭、人物驼马,乃至巍峨的群山、广袤的戈壁滩,无不纳入自己的写生簿。他研习过素描速写,尝试过版画水彩,油画上更是下过大功夫。

    “很早以前,我就希望自己成为一名自由画家。”于千翔为自己所加的“自由”二字似乎包含了多重的含义,这在他的话语里也有所流露:“任何一幅书画作品都必须要有生活基础,要蕴含真实的内心感受,千万不能被传统程式化完全束缚。所以,平日里我在注重写生的基础上,力求让自己能够尽可能的自由发挥艺术想象,不放过别人看来很不起眼的一花一草,认真去体会花鸟千姿百态的生动感,并借此灵感在创作中赋予画面一种别具一格的面貌。因为我总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更生动,更有欣赏性。”

    于千翔在新疆生活了38年,当兵、当工人、进报社、搞宣传,都为他日后艺术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新疆迤逦的自然风光、深厚的历史文化、多姿的民俗民情,成为他源源不绝的书画艺术的创作动力。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于千翔曾先后在深圳、兰州、乌鲁木齐、天津等地举办个展和联展,百余件书画作品被美国、日本、德国商社和私人收藏。进入本世纪后,他为甘肃及外省近20多位著名书画家撰写评介文章,并策划了“陇南万象洞书画笔会”“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甘肃当代书画家邀请展”等大型艺术展览活动。

    于千翔对中国水墨花鸟画的研习创作是情有独钟的,2012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面向全国正式发行了“于千翔花鸟画作品集”,受到了业内专家和同道的好评。这对于一个没有进过美术学院,靠自学画着自己喜爱的花鸟画几十年矢志不谕的人来说尤其难得,其中蕴含的这种精神更是可贵。

    “写意花鸟画是中国文人画的精华,是中国文化中寄情自然、泛爱自然、表现自然、视万物为有情并以花鸟喻人格‘天人合一’的精神体现。”于千翔告诉记者:“但由于写意花鸟画对画家的学养素质要求极高,一般此类画家不仅成熟期较晚,前人范式也不易突破。因此,也多半被学者画家视为畏途,而专心从事者日少。”

    话虽如此,但生性倔强、乐于探索的于千翔明显并未屈服于此,反而凭借着数十载习墨不辍画出了自己的一片新天地。如今,已步入花甲之年的于千翔外表和内心还像年轻人一样充满激情与活力。

    于千翔的画有一个鲜明的特点,便是以书入画把书法的书写性融入在花鸟中。通过老笔纵横、淋漓酣畅的笔墨和流动自如的线条,使画面显得淡雅而有厚度,看似逸笔草草,似不经意而为,实则法度谨严。他坚持练习书法,因而在画面上,也展现出他很强的笔墨凝练和传神表达物象的功力。观之作品,使人倍感神清气爽,既有金石味的古意,更能彰显出时代新趣。

    “我希望人们能从我的花鸟画中感受到自己对自然、对生命、对生活的真情实感,这也是我对自己艺术创作的基本要求。”他诚恳地说:“我以干湿浓淡变化的线书写花卉,这样可以更加突出画面的层次,形成一种跳跃的节奏与韵律,使作品在整体上传达出优雅、高贵的美感气息,也展现出很强的笔墨凝练感觉,可以更加传神的表达出物象的内在意境。”

    于千翔曾潜心完成一幅高两米、宽六米的《幽兰图》。这幅作品的笔法可以说完全是用极富金石味的线条,把兰花的君子之气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外显一种张力,达到了“画气不画形”的古意和时代新趣。

    交谈的渐入佳境也让记者感到,于千翔的确是一位既大气又细腻的文人画家。观其作品便可以轻易发现,他十分善于在生活中发现自然美,然后再以自己独特的笔墨、色彩、语言,生动表达出内心的诗意感受。

    “很多人都能发现,我的有些作品透露出一种清冷委婉的情调。但是我总认为,哪怕是画面中墨气的灰调子也并没有影响主题的开掘,反而更彰显出一种平和的心态。”

    静观这幅《幽兰图》,画面十分妥帖、毫无刻意且自然天成,这和当下一些入时的花鸟画相比更多了一种含蓄之美、文气之美,彰显出他作品非同一般之处。

    于千翔告诉记者:“虽然笔下是传统水墨的艺术手法,但却总想让作品能够表现出时代的精神,我想这样才能够适应多元的审美心理。特别是在绘画的形式感,以及墨与色的关系上,我也一直在探索和寻找着适宜自己追求的表现手段。在构图方面我也多采用满构图,而画面物象则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种向外的张力,这样可以使画面显的充实饱满,产生出更丰富的意外美感,赋予画面更多的生命之气。”

    了解了画家再观其作品更是别有一番意境,突然便发现于千翔的许多花鸟画看后都会让人联想到画外有画的新感受,无论是内容还是境界都十分耐人寻味。也有些画面的色彩处理的大胆,大红大绿的原色在画面上跳动,给人一种新鲜、明快、活泼感,得到了一种很好的视觉愉悦的艺术享受。而且,虽然他的花鸟画有时墨色很黑很浓,但都丰润而有水性,干而又有厚度。这一切应当是取决于精到老炼、变化多端的笔墨功力,既有形象的似与不似之妙,又有深层的寓意和境界。

    总得来说,于千翔的花鸟画有一种含蓄之美,文雅之美,这与他热情大度、乐于助人的性格分不开。几十年来,他总是这样快人快语,袒露自己的心声也毫不装腔作态。

    “也许,正是我崇尚自然的艺术观,引领着我达到了今天的艺术境界,也使的自己的花鸟画有了长足的进步。”采访最后,他感慨地说。

    □兰州日报全媒体首席记者李超文/图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