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 正文

姜建国 在水与墨的交融中完成思想升华

2018-08-09 00:00:00 智能朗读:

《祥龙献瑞》

《祥龙献瑞》

《农家一瞥》

《农家一瞥》

《闻香雀自来》

《闻香雀自来》

《其乐融融》

《其乐融融》

《事事如意》

《事事如意》

《鱼趣》

《鱼趣》

《荷塘虾趣》

《荷塘虾趣》

《乐在其中》

《乐在其中》

《荷塘清韵》

《荷塘清韵》

《荷塘清趣》

《荷塘清趣》

《福禄寿》

《福禄寿》

    ■人物简介

    姜建国,笔名师亮,一九五四年生,毕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研究生班,北京白石画院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甘肃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金大都画院兰州分院院长,师从国画大师齐白石嫡孙齐亮夫先生,亲授齐派画风真传。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并在国家级刊物《中国当代美术史》国画卷(二)上发表,中央及省级电视台专题播出。

    画如其人,文如其人,自古皆然,文艺家总是通过自己的作品观照自身的,姜建国也是如此。平易中见醇厚、质朴中寓性灵,他可以说是老实人画老实画……

    姜建国是一位耿直的山东汉子,自幼爱好绘画,在商海搏击之余潜心研究绘画,凭着悟性和执着不辍的磨练,在博大浩瀚的水墨世界里遨游,深深体悟到了中国绘画的精深。

    “在中国绘画史上,随着海派画家吴昌硕的仙逝,齐白石成为了我国水墨世界立起的另一座巍峨丰碑,标志着中国绘画进入了全新的天地。”采访的开篇似乎有些跑题,但如果了解了姜建国的师承,便一定能理解这份永远也无法割舍的情感:“说到这里,我特别想说一说我的老师,他身具优秀的艺术天赋,又深受白石遗风的浸染,但却也饱受了生活的艰辛,修过铁路、烧过砖窑,但身上持有的家训祖法始终没有丢弃。他便是齐派第四代传人中的佼佼者、齐派浩浩汤汤向前流淌的主流——齐亮夫。”

    多年以前,追寻白石老人画里的神韵,成为了姜建国由衷的愿望。2004年6月,他拜白石嫡孙齐亮夫为师,靠笔下的功力正式成为齐亮夫的入室大弟子,起笔名师亮。一经恩师指点,他的画艺突飞猛进,其笔下百态千姿的墨虾活灵活现,趣味盎然,令观赏者叹服齐派弟子的笔墨潜力。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虽是94岁高龄的白石老人对齐亮夫的忠告,但也是齐派留给我们这些后人最发人深思的绘画箴言。”姜建国告诉记者:“画画其实和做人都是一样,要凭真功夫,要实实在在,更要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和追求,以及内心对艺术的虔诚和敬仰。”

    艺术人生永无止境,为了汲取更多艺术的营养,知天命之后的姜建国又去了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深造。在绘画的浪潮中,他把自己始终定位在风生水起的浪尖。渐渐的,求境界、抒胸怀的写意风格成为了姜建国作品中所表达的唯一思想。他笔下的花卉草虫脉络清晰可见,细腻而富有生机,彰显了画家不俗的功力和深厚的造诣。

    “在水与墨的交融中完成思想的升华,这是我毕生的追求。无论是从文化的根基还是绘画蕴含的精神,我都希望能把齐氏技法表现得淋漓尽致。”他说。

    平易而不是平庸,那是一种自然、率真、雅正的艺术格局。平易不易,平易而能醇厚则更难,只有富于蕴蓄,精于提炼,厚积而薄发,才能做到即平易而醇厚。在文化大发展与大繁荣的时代背景下,姜建国坚守着以齐派画风为主调的传统艺术,不仅擅画鱼虾、雄鸡、骏马、孺子牛、骆驼、羊羔等,还逐渐的将作品题材拓展到了钟馗、仕女等内容。这些作品形态栩栩如生,真正意义上完成了中国写意画拥有的博大内涵。

    2012年3月初,“白石情怀”姜建国国画展在兰州市博物馆展出,他创作的百余幅国画作品占据了整个大厅的四周展墙。这是一次厚积薄发的艺术呈现,笔下的花鸟鱼虫、虾蟹蝉蝶等笔酣墨饱,力健有功,既彰显了齐派精髓遗风,又融入了自身对国画的领悟,让赏析者大开眼界。

    艺随于当代,画出自宿根,这是姜建国的艺术格局。

    姜建国的用笔用墨,以沉着深厚为基本特色,而根据不同的表现对象和画面情调、或刚健、或婀娜、或沉稳、或飘逸、或凝重、或潇洒,则又各个不同。他的画以墨为主,墨分五色,以色辅之,但用色一如用墨,鲜活灵动而有韵致。

    “我的创作总是很随意,涉及的题材也极为广泛,常见的花鸟鱼虫等等,几乎无所不画。”姜建国的随意显然并不是他自己表达的那么简单,这份轻松自然背后必须是深厚的积淀才能凝聚出的洒脱。他说:“在继承白石先生画虾的基础上,我一直在寻求新的突破,希望能在创新中形成自己的一套笔法。在艺术的发展道路上,最难能可贵的就是在传承中创新,在前人的基础上找到自己的发展和思路。”

    就像他笔下鱼虾的悠然自适,总有一种令观众获得轻松自得之情的作用,品味之后精神还为之振奋,就似享受到了大自然深处所蕴藏的无限生机。

    “我深知‘笔墨当随时代’,要注重新时代人们的审美意识和审美情趣,立足本土文化吸取外来艺术之长,不断探索新的手法,在日积月累中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和个性特色,在创作实践中不断提高和完善。”姜建国认为:“艺术的道路千条万条,明智的创作者就是善于找到最适合自己个性气质和文化素养的艺术道路。”

    齐白石弟子众多,其中著名的有国画大师李苦禅、李可染、王雪涛、娄师白等,就连戏剧大师梅兰芳,评剧名家新凤霞也是齐派的追随者。

    那么,从齐白石到姜建国之间的距离究竟有多长?时间上跨越了半个多世纪,齐白石溘然长逝的那年,姜建国才3岁。从辈分上相差了四代,齐白石是齐派的鼻祖,姜建国是齐派嫡传的第五代画家。

    甘肃省文联副主席王登渤曾这样评价:“我们知道齐白石先生是一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画家,他的花鸟画为我们开启了一个无法启及,也难以超越的艺术高峰。姜建国跟随齐白石先生的嫡孙齐亮夫先生苦心孤诣十几年,在继承齐派画风的基础上,达到了登堂入室,见其攻其,攻强之美的艺术境界。”

    他说:“姜建国画的花鸟画给我们传达出了一种情趣和意境,在传统文人画的基础上,融入了个人对时代的思考,对时代流行书风和笔墨之风的一种提炼和概括,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比较独特、充满情趣的一个花鸟世界。我们知道齐白石先生的花鸟画有他独特的神韵,这种神韵没有相当的功夫,是很难领悟其中真味的。在齐亮夫先生的指点之下,姜建国找到了其中的艺术真谛,也顺着正确的艺术道路不断的再攀登,并取得了今天令人钦佩的艺术成果。”

    “结缘齐派,拜齐亮夫为恩师,随先生一起遨游白石老人留给世人的艺术之海,让我受益匪浅。”随着交谈的深入,姜建国逐渐敞开了心扉:“说心里话,自从自己探索丹青奥秘,在宣纸上涂抹壮志,恩师的出现和指点如同暗夜的星火,让我眼前亮出了黎明的朝霞。恩师做人作画的风范是我今生最大的财富,构成了我精神的脊梁,让我拥有了齐派的傲骨。”

    姜建国的书桌旁堆满了齐白石先生的画册,墙上则是他创作的写意画,这种“画面结构”已经保持了很多年。一幅幅作品如花盛开,这其中有感叹,但更多的是温馨的回忆。

    “我是幸运和幸福的。”他感慨地告诉记者:“齐派是我绘画的动力,是源头的活水,永远滋润着我艺术的园地。我将继续临池苦练,不断在人生道路上播撒希望的种子。”

    □兰州日报全媒体首席记者李超文/图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