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琦:用笔墨记录人生_兰州新闻网

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 正文

张永琦:用笔墨记录人生

2018-04-12 00:00:00 智能朗读:

行书横幅

行书横幅

行书团扇

行书团扇

行书小品

行书小品

行书小品

行书小品

行书条幅

行书条幅

行书斗方

行书斗方

篆书斗方

篆书斗方

行书小品

行书小品

行书横幅

行书横幅

    ■人物简介

    张永琦,1971年生,甘肃镇原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书法家协会行书委员会委员,《中国税务报》记者,甘肃省地方税务局基层工作处副处长。其作品入展第五届中国书坛新人新作展、第六届中国书坛新人新作展、全国首届行书大展(获奖提名)、全国首届公务员书法展、全国首届册页书法展、全国书画小品展、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纪念傅山诞辰400周年全国书法篆刻展、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全国书法篆刻展、“信德杯”全国书法篆刻展、全国税务系统书画摄影展(一等奖)、第二届中国西部书法篆刻展、全国草书大展(入选)、全国隶书大展(入选)等。书法作品被《书法报》、《书法导报》、《书法世界》、《陇东报》等专题报道。

    “人生一世,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总得有些时间活在精神里,总得在身陷物欲时,找到拯救灵魂上岸的方式。我选择了书法。”

    记者在张永琦的办公室见到了他,他来自书画之乡的镇原县。也许是兼爱文学的缘故,他的语言也富于诗意:“我的父亲启迪了我的书法梦,在我的眼里,夜晚就是一张素宣,思想就是一管狼毫,生活就是一池沸腾的墨海,而父亲的表情和眼神就是一纸经典名帖,他给了我书法的启迪和对书法的情怀。”张永琦说。

    从小对书法的热爱让张永琦对书法执着“坚持”到现在。用到“坚持”这个词时,张永琦似乎有些介怀。他说,“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总是说和我一起学习书法的,很多人早已不见踪影,而我‘一直坚持着’。‘一直坚持’,也许在外行眼中研习书法是一个孤独而寂寞的过程,他们好像是在赞美我的毅力。其实,书法对于我来说是良师益友,甚至说句时髦的话来说是‘灵魂伴侣’,她与生俱来的魅力,带着历史和岁月浸润的痕迹,不仅未见消退,反而已经彻底深入了我的生活。我在书法的创作中,能感受到灵魂的充实与安逸,对于书法,我是主动向往之,而不是所谓的‘坚持’。”

    上中学之后的张永琦对文学也极为热爱,不仅参加了文学社,还发表了很多作品见诸报端,对文学的热爱与书法的执着相得益彰。“我曾经去西安找贾平凹大师求过字,他在文学和书法上都对我影响很大。”回忆这段经历,张永琦显得很激动,他说,“贾老非常平易近人,为我提了‘血脉’二字,至今仍保存在我的书房如视珍宝,我后来还以《血脉》为题创作了我的报告文学集。”

    “书法与文学的关系密不可分,首先他们都是由汉字组成的。与其说我同时喜欢文学和书法,倒不如说我面对汉字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节。看着这些或楷或草、或篆或隶、神态各异、生动深邃的汉字,我不止一次的感到困惑,我无法揣摩这些纸上的精灵如何变幻,以什么样的组合方式能达到更完美的效果。这也许就是每个书法家会面临的思考和问题。”

    接着,他阐释着书法创作中难以形容的困惑和焦虑:“因为书法创作在克制了生活中的焦虑的同时,又制造了新的焦虑,这种对超越的不懈追求而产生的焦虑,恰恰是无法医治的。创作中的所有成就感或挫败感,都是虚妄的或暂时的,都不是药物,而是病情本身。创作的时间越长,中毒越深,也就愈加离不开对创作的依赖。”然而突破了这层焦虑后,创作已不是企图表达什么,是一种纯粹的精神释放和升华。一个经历了书法创作瓶颈期的人,一个因为书法而临渊羡鱼的人,当他重新焕发艺术生命的时候,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书法创作的烈焰就会在体内重新燃起。

    张永琦强调,书法的突破不仅是寻找自己的特色,更要突破自己本身的囹圄。他说:“有趣的是,很多书家看似有很多作品,但其实相当于是一幅作品,因为他没有真正突破自己,这毫无疑问是一种悲哀。虽然每个书法家都有自己的书法特色,但字字都要经过琢磨,而不是写来写去都是一个样子。张永琦形容:“书法以潜艇的形式默默地行进。它使我的身体充满了危险和激情、转机和疼痛。也因为这充满奇幻的旅程,让我一直不懈追寻。”

    因为工作关系,张永琦常常喜欢在夜深人静时挥毫泼墨,“我常畅想魏晋文人的生活,他们在驿站、酒楼、戏园子、棋枭旁的墙壁上留下酣畅淋漓并足以传世的墨痕,有时也会感慨今天的书家已不能像古人那样潇洒飘逸,所以我认为作为现在的书家更需要保卫心灵的纯净。不要利用书法这个媒介去谋取利益,这就玷污了书法的高雅与纯粹。在我看来书法是一种高雅的艺术,应该纯粹一点,干净一点,这样才能还原其高洁的精神内涵。”

    2009年,不到40岁的张永琦和几个书法同好一起举办了书法展,之后又做了几次西北地区的巡回展。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鼓舞,也是书法之路的一个新的起点。“做了几次书法展之后,对我而言是弥足珍贵的经验,我经历了一个艰难的审视和转型的过程。这期间,我们因为书法而担心着、思虑着、焦躁着、实践着。办展过程中,我因为对书法的敬畏而矫正着自己的态度,丰富着自己的智性储存,历练和端正着自己不成熟的书法行为。”

    张永琦郑重地说:“因思想而书写,这是书法家的宿命,也是书法存在的唯一理由。书法是一个书法家与生俱来的气质、气味、气息,不具有复制性。也就是说,书法家的感情是应该是博大的、多元的、深邃的。而作为一个书法家,恰好拥有这种奔放、刚毅又活力涌动的情感,那么他的书法之路肯定还能延续下去。”

    谈起书法的玄妙,张永琦颇为感慨。“每次站在书桌旁,拿起一管沉重的狼毫,我则警醒自己,必须要饱蘸情怀理智地书写,否则就不要提笔。这么多年来的研习,让我觉得书法的内核中隐藏着一个神秘的黑洞,书法家们所有的努力,就是调集全部的智慧和悟性,为自己也为别人从黑洞中打开一条透射光明的通道。因此,必须永远放弃当大师的念头,把自我调节到一个跋涉者的位置,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就是心无旁骛地书写、书写、书写……”

    访谈到最后。张永琦对记者说:“我选择了书法,是因为书法是我最好的记录人生和释放情感的方式。在寻常的生活状态外,我有了不寻常的精神生活。每当我酝酿一幅作品的时候,其过程是美妙的,仿佛坐在自家的椅子上也能体会飞翔的感觉。我想这种感觉每一个书法家都曾体会。”

    □兰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华静文/图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