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 正文

安赟 意与古会道法自然

2019-05-23 00:00:00 智能朗读:

花鸟团扇

花鸟团扇

草书道法自然

草书道法自然

春愁

春愁

仿宾虹笔意

仿宾虹笔意

山水故乡

山水故乡

曲径深幽

曲径深幽

水墨作品

水墨作品

一帆风顺

一帆风顺

    兰州日报社全媒体首席记者李超文/图

    ■人物简介

    安赟,字云石,号紫竹轩居士,别署子竹亭长。古成纪——静宁人。学院派书画家,国家二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1993年本科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2016年结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书法文化研究院高研班。授业于当代著名书画家吴宪生、杨国光、翟万益、陈文明、李逸峰诸先生。

    2017年3月,草书作品入展全国第二届书法临帖、创作展;2017年8月,草书作品入展全国第四届青年书法篆刻展。作品多次入展国家级展览并见诸国内书刊杂志。

    “这是我31年来离开故土静宁到兰州黄河岸边求学、求艺的一次艺术回顾,历练浮出‘意与古会,道法自然’几个字。而幼年读书学画的经历也情不自禁地在思索中浮现于脑海,历历在目仿佛昨天,是该归源而知返的时候了。”安赟接受采访时十分感慨,他用舒缓的语速梳理了自己的艺术人生,分享了数十年的艺术积累。

    “上世纪80年代末参加高考,我是一个复读生,比较幸运,美术专业和文科总成绩排名全省第一,考入了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读书。”安赟告诉记者:“这四年很充实,素描和水墨课整段整段的上,我没懈怠过。经常在教室画到很晚直至宿舍关门,临摹黄宾虹小品山水画,是我花精力比较集中的一段时间。期间对中国山水画的笔墨技法研究学习起到开启门径的作用。记得一个飘着大雪的深夜,走在从画室回学生宿舍的路上,只有我一个人,路灯下的校园,白雪覆盖,宛如童话世界,回首看只剩下两行深深的脚印,真美。”

    在整个四年的学习过程中,安赟受益最多,而对他影响最为深刻的便是恩师杨国光先生。

    “他传授与我,艺术的最高境界需纯熟的技术和高尚的人格修养。”说到了自己的恩师,安赟显得有些激动:“我至今铭记,艺术不是以技术聪明论高低,庄子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在教学中始终秉承学画从造型基础到技法、技法到创作诸阶段进展,注意把握每个阶段的要点和关键,否则不进则退,只落得个熟套而已,这主要指写形、传神、写意的三个阶段。”

    后来,安赟毕业进入省直文艺团体工作,艺术的氛围一直没有离开他的生活,不断地寻求书画精进与发展,却很难止泊于精神的安定之所,更加难以返身于忘境之地。

    他说:“创作的日子往往思索着震撼心魂的情景,笔墨技法如何跟进是书画家常常苦恼的事情,作品的成功与否显然不是简单的主观想象,只有当这些作品个人经历得以发展的时候,其中的生涩与问题才会和取得的成绩一样明显。永远没有绝对的完美,带有几分残缺也许是真实的记录,不是吗?平常事而已。”

    “我曾一度迷恋席勒的画风,曾认真地研究他的风格画画,但感觉从精神上相去以远,他的作品与他的精神是高度的统一,我只是有些形似而已。”安赟由衷地说:“渐渐我认识到,风格的形成,是个体自性自然而然的驱使,风格与人的关系,也是相印证的关系。可以放在枕边欣赏,然后继续去找寻属于自已的艺术精神。”

    前几年一次偶然机会,安赟与中国美院人物画家吴宪生去甘南拉卜楞寺采风写生。那里被誉为“世界藏学府”,充满着新的视觉感受和心里体验。

    说着说着,安赟的手不由自主地比划了起来,彷佛再一次回到了那写生的场景:“随吴先生整天面对藏民写生,先生作画极为严谨细致,四尺整张画了好一部分,感觉不对,纸倒过来重新开始。起初的两天时间,常常如此,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此高超的人物画造型大师,对待绘画竟极为严格。连续几天的学习过程,我对水墨人物画的理解和技法,以至于治学态度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和提高。”

    “近年来,我又入西北师范大学书法文化高研班深造书法,得益于李逸峰等恩师指导传授,也得益于翟万益先生指点迷津。”他告诉记者:“逸峰恩师在书法学习而言,《读书与写字不可偏废》一文,道明了书法学习与传统文化的本质联系:书法家最怕别人讥为写字匠,然而,只是停留在‘匠人’的技术层面,那便只能以匠人视之。按理说,书法家应该是文化人,但当今伪书家太多,写字匠倒是不少。因此我们倡导书法家要多读书、善读书。于书法学习而言,读书与写字,皆不可偏废。”

    中国书法是中国文化精神的表征,是最纯粹的中国本土艺术,带着浓郁的东方世界风情,是中国人特有的艺术修养与审美观念的体现。中国文化数千年的发展中,其文学、音乐、绘画、建筑、雕塑等艺术无不受外来艺术的影响,唯有书法艺术完全在其自身范围内发展变化,烙有深深的民族文化的印记。

    “今天,让书法艺术参与并丰富现代生活,弘扬中国艺术精神,与世界艺术交流与对话,应该是我们炎黄子孙的历史使命。”安赟表示:“书法在中国古代是人们习以为常的毛笔字,而今天书法已是一门独立的艺术,书法教育也被纳入了现代艺术教育范畴。因此我们在审视与阐述书法艺术的艺术本体与艺术特点时,相应地使用现代的艺术观念与方法。”

    他认为,中国书法艺术具有独特的艺术禀赋,书家通过毛笔写出运动节奏丰富的点画线条,并且赋予书法线条以生命。线条轨迹的依傍是汉字,汉字本身就是一种抽象构成,这种构成变化无穷。中国书法的线条与构成表现作者气质性情、审美趣味、艺术观念。清代刘熙载说:“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是则理性情者,书之首务也。”(《书概》)石涛也说:“且其浩浩落落之怀,一皆寓于笔墨之际,所谓品高,韵自胜焉。”(《石涛画语录》)这说明书法不仅仅有形式技巧问题,它还是书家精神的载体,中国书法艺术的独特之处,就是由于它达到了“书为心画”、天人合一”的哲理性艺术境界。

    多年来的磨砺体悟,让安赟的艺术创作从现实生活感受中得到了诸多鲜活的生命活力,他的水墨写意画具有很强的书写性,把中国书法结体、笔法、笔意中蕴涵的文化精神准确地转换在画面造型中,从而使画面的笔墨趣味生动传神。在扎实的学院写实训练基础上,他依旧谦虚地向大自然学习。

    “现实主义应该从现实出发,到生活中去,到群众中去观察、感受、体验、发现、积累,经过提炼、概括,努力画出心灵中的真情实感,表达内心对生活及自然美的诠释。”安赟认为:“现实主义法则极为宽阔,自然和生活如此多彩,人文和社会如此生动感人,这是有良知的艺术家永远取之不尽的创作资源。鲜活的人物,和谐的环境,绚烂的景观,激励着画家永不停歇地去追求、去拥抱、去发现、去完善。”

    “社会是由具体的、有个性的人组成的群体。”他说:“因此,作品就应该表现生动鲜活有血有肉的人,这就要求经常地、不断地到生活中承载每个人,在创作中恰当地讴唱每个人,使作品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和时代精神。”

    安赟坚定地说:“无论如何,创造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它能把我们对于传统的解读以及外来艺术的热情和生活中的复杂情结化为创造的冲动,使我们慢慢地认清我们所做事情的缘由和目的。在艺术探索的前期,涉猎不同技法和样式对未来的艺术发展,有百益而无一害。尤其是面对开放的文化语境和畅通的信息时代,我们不能把自己的视野局限在某个领域,广泛品味各种艺术门类为我们提供的优秀成果,让我们找到发展的契机,培养丰富的艺术思维和感觉,为艺术的发展提供多种可能和机会。”

    “艺术来源于生活,来源于画家当下真真切切的生活空间。”他认为:“真正感人的艺术不是对古人的图式进行剪、拼和笔墨技法的套用。生活永远是艺术的源泉,是画家对当下现实的关怀。而不是对旧式人文关怀的假设。生动、鲜活的艺术作品是通过画家耐心不竭、细致入微的手写心记中来把握形象、把握意境、把握气氛。这就需要我们到生活中,用新思想、新观念和现代社会给我们带来的无限丰富的艺术成果所赐予的丰富营养,去分析、研究和发现自然界中的生活情趣和蕴藏的无限的美,不断锤炼自己的艺术表现能力,以创造出新的意境和形式。”

    安赟说:“在不断深人研究和理解传统的基础上,还是要顺应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以自己的方式观解、表现。当我们把一种技艺或一套程式固定化、教条化时,却是背离了传统精神。艺术家能从不同的角度在不同的题材范围中使用不同的表现工具,创造出不同的表现语言和表现方式。那么,人类的绘画艺术必将是灿烂辉煌的,就可以最大限度地调动自己的潜力去创造自己理想中的精品力作。”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