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 正文

文学要浸渍着人性的温度 ——访作家尔雅

2018-08-30 00:00:00 智能朗读:

工作中的尔雅

工作中的尔雅

尔雅的文学作品

尔雅的文学作品

    尔雅

    本名张哲、张九明,甘肃通渭县鸡川镇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高研班学员、甘肃省文艺界“四个一批”人才、甘肃省文学院荣誉作家,兰州交通大学副编审、西北师大传媒学院兼职教授,甘肃政法学院客座教授。长期从事文学理论教学研究和文学创作,迄今在各类文学刊物上发表作品约400万字。主要作品长篇小说《蝶乱》《非色》《卖画记》《同尘》等,小说集《哑巴的气味》、散文集《一个人的城市》、学术随笔集《诗学与艺术问题》等。曾获得甘肃省最高专业文学奖“黄河文学奖”一等奖、梁斌小说奖、敦煌文艺奖等,获甘肃省重点文艺作品项目资助。

    记者曾在某中学的讲堂上听过尔雅的专题讲座,题目大致是文学对于生活的意义,讲台上的他儒雅中带着作家特有的浪漫与不羁,在坐的学生无不被他的语言和个人魅力所感染。当然,这只是他众多讲座中的一场,相信被他激励的文学少年还有更多。

    尔雅从小出生在书画之乡通渭,由于家境贫寒,小时候能看到一本完整的书都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从小家庭的贫困让我的内心非常自卑和敏感,也许是这个原因,反而触发了内心文学的萌芽。”小时候的尔雅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尤其以作文最为优异,他写的文章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让全班同学阅读和学习。“我觉得小时候受的苦成为了日后写作的财富,我会带着最为细腻的心和笔触观察、思考和描绘这个世界,再由世界返照自己的内心。我认为作家应该是最为敏感的人,其作品应该浸渍着人性的温度。如果一个作家不敏感,那他在作品中就不能够写出在现实中最为真实的一面。作家应该明白怎样从人生的苦难中洞悉生活。因为一个人在苦难的经历或在生活底层得到一些磨砺,那么这个人即便是一个在感情上不太敏感的人,也会变得非常深刻和敏锐,甚至生发出一些丰富的想象。”尔雅由衷地说。

    尔雅的文学之路从上中学开始,他遇到了恩师胡宗礼老师,尔雅饱含深情地回忆道:“我很怀念胡老师,他不仅给了我文学上的指导,他润物细无声的关爱更让我感受到人性的温暖。记得有一次我参加了全地区的作文竞赛并获得第一名,作为奖励,我被遴选参加当年的文学夏令营,然而家庭的贫困让我连路费都凑不齐,就在全家都为这事着急的时候,胡老师从他的中山装上衣口袋里掏出50元钱给我,并告诉我这钱是学校奖励的。就这样,我顺利地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和文学有关的夏令营。”

    回忆起那个让他终身难忘的夏令营,尔雅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在那次夏令营上,我第一次见到了广阔的戈壁,覆盖了白雪的祁连山脉,在广阔的草原上奔跑的马群,我年少的心也像骏马般飞驰了起来……那次夏令营的任务是要写一篇影评,看完电影后我半夜趴在床铺上一气呵成。之后我的这篇影评也被入选并出版发行,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了铅字印刷在雪白的纸上,我暗暗下决心以后会追随着文学之路一直走下去。而就当我看到自己作品的同时,我才知道胡老师给我的钱其实是他自己的工资……”

    中专毕业后的尔雅在老家的一所乡村中学当了几年语文老师。1991年,尔雅参加了高考,并以定西地区文科状元的优异成绩顺利考上了西北师大中文系。在校期间他积极参加各种文学活动,同时涉猎了多种文学类型,他的作品也如雨后春笋般频繁见诸各大报端,仅大学四年,他就写了12篇短篇小说、1篇长篇小说。1995年,大学毕业之后的尔雅还曾经在《兰州晚报》做过副刊编辑。“记得那时投稿量特别多,我也借此机会积累了很多文字工作经验。”尔雅说。“之后我留在了兰州交通大学任教,教授文学、写作课。”

    除了进行文学创作和电影的研究,尔雅还给学生们教剧本写作。“我现在教的学生很多已经可以独立制作剧情片,这让我非常欣慰。在教学观念上,我更偏重创作的艺术层面,我希望学生们通过我的讲解能多培养对艺术的理解能力。在创作意识上,我会给他们选择好的电影让他们从自己的角度点评,给他们以适当的引导,创作是一个很‘过瘾’的过程,

    我会给学生足够的宽容度和自由度。”

    2000年之后,尔雅定期在报纸及期刊上开设影评专栏。谈起文学和电影的关系,他是这样理解的,文学与电影关系密切,互相补充又相辅相承。从故事层面论,大部分导演讲故事的能力可能要比作家强一些。因为电影的长度有限,更需要故事的提炼和突出情节的张力。电影导演也需要向文学学习,因为电影受的限制比较多,所表现的情节较之文学家写出的故事要娱乐性强一些,包括表现深刻或者富于想象力的场景有其局限性。反过来,要想写好小说,多看电影是一种很有用的办法。电影对写作有很大的帮助,可以激发创作的灵感。尤其是好的文艺片,可以有效地解决作家画面感缺乏的问题。电影比小说更加直接,多看电影可以让作家的思维更加活跃,为写作带来资源。当然,电影没有文学的支撑还是不行的,电影是艺术和技术的集合,好的电影就是将二者完美结合。无论如何,艺术层面才是电影的灵魂,好的电影能洞悉人性,直达灵魂深处。

    记者问尔雅近些年来比较满意和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是哪一部?尔雅思考片刻说:“那就是我耗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创作的《同尘》。这是一部表达艺术家在时代巨网和欲望漩涡中摸爬滚打之艰难与苍凉的作品。我的多部作品中都有表达过苍凉抑或是焦虑这样的情感。我觉得一个作家需要保持这样的感觉。”熟悉尔雅的人都知道,他写的作品都是有“手稿”的,《同尘》也不例外,尔雅对手写有一种“固执”的执著。他说:“年轻的时候我们渴望速度,追求归属感,迫切地希望得到很多认同,渴望世俗的名声与成就。当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就开始反思自己的写作行为和写作方式,会发现有些太过于仓促。我最初的想法就是回到书写本身,很多人都知道我是提倡手写,用钢笔在笔记本上写作,手写相比电脑写作本身就很缓慢。我个人的理解是这种缓慢有时候会带来相应的精致、优雅、从容,说得高尚一点缓慢还可以反媚俗。当以缓慢的速度从容地做一件事的时候,会带来很多愉悦,我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也就是所谓的‘慢’就是‘快’,我很享受这种‘慢'生活。”

    现在尔雅正在做一些有价值的纪录片和具有纪实文学色彩的长篇小说。记者问他如何在文学、电影、戏剧之间灵活驾驭,他回答说:“作家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杂家,需要有丰富的社会阅历和人文情怀,要想成为一名作家就要有意识地脱离纯文学的生活环境,因为人往往受到环境、地域或者自身等主客观原因的局限,所以作为作家应该把眼界放宽,学会换位思考,它会让作家有一种全新的重新审视机会。作家要有意识地让自己接触到各种学科,具备相应的历史、政治、地理、哲学、逻辑学等学科的知识。要善于观察生活,会适时体验生活,描述、概括生活。写作看似是一个与人分享的过程,但是一路走来,我越来越觉得写作是一个完善自己的过程。”

    □兰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华静文/图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