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州欢庆建州60周年

网站首页 > 兰州视窗>金城文化 正文

春天故事

http://www.lzbs.com.cn    2012-03-20 00:00:00 作者:陈明华 来源:兰州日报

    一年之计在春天,一人成长看童年。

    春天,是我生命中的重要季节之一。为何如此钟情于春天?因为她有恩于我:她曾救过我家人的命,她给我的童年带来了快乐,她为我的成长补充了养分,她给我的事业增加了动力……

    虽然,我的童年已经过去了多年。但是,关于她的往事却历历在目,难以忘怀。至此龙年春天,这种感激之情油然而生,如骨鲠喉,一吐为快。

    二十世纪50年代中期,我的父母响应党和国家“支援西北建设”的号召,从江苏南京调往甘肃参加铁路建设。1956年,我家在陇西住了三年。1959年,父亲又调入兰州铁路局河口南信号工区工作。

    转眼间,进入二十世纪60年代初期,中国遭遇了三年的自然灾害,加之大鼻子又登门逼债,使华夏雪上加霜,国人饥寒交迫。

    国家尚且如此,我家更是在劫难逃。全家九口人(灾难过后家里又添了两位妹妹)都是城市居民户口,吃的是供应粮油,人多粮少,副食品诸如肉、禽、鱼、蛋及蔬菜极度缺乏,即使有也是按人头定量供应,凭票购买。在那段日子里,人人肚里缺油水,饭量倍增,比如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一顿能喝牛肉面大碗的稀菜面糊糊四五碗,撑得肚皮发亮,嘴里还在喊饿,况且大人呢?

    面临“吃粮不够瓜菜代,住房没有土坯盖”的困境,现实告诉人们的是:穷困不变,死路一条;穷则思变,闯出活路。我家选择了后者,全家人拧成一股绳,决心与天灾人祸进行殊死抗争。

    我是家中三男四女七个孩子中的老大,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理应为父母分忧解愁。于是,十三岁的我领着九岁的大妹出门寻找可供果腹的食品。在课余时间,小兄妹俩一手提着布口袋,一手拿着个小铁铲,奔波在东至新城西到河口黄河铁路大桥、南到马儿山北至黄河边,方圆十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都布满了我们的足迹。

    1959年的冬季仿佛特别寒冷,特别漫长,天地间一片萧瑟,街上极少行人车辆,大多数的人窝在屋子里,围着火炉子讨论“怎样吃饱肚子”的话题。姗姗来迟的1960年春天终于到了,大地苏醒,万物返青,给处于绝望边缘的人们带来了一丝新生的期望。

    春天是个救命的季节。阳春三月,我和大妹相伴出发了,专门去那些沟汊梁卯、田边地头、崖头河沿……凡是能充饥的野生植物都是采摘的对象。记得有次路过一户农民家门口,听到响声,从里面蹿出一条龇牙咧嘴的大黑狗,冲着我们狂吠不已,大妹急忙躲在我的身后吓得直哭,我捡起一根树枝不停地对狗挥舞,并且用饿得发蓝的眼睛盯住饿狗发红的眼珠对峙着,直到逼退了它,我们方得以脱险。

    临近傍晚,我们回到家里,把一天或多或少的收获倾囊倒出,交给母亲——一位勤劳的女性,用灵巧的双手为全家做出了可口的野味佳肴;她把苦苦菜、马齿苋用开水汆过消毒,拌上酱醋盐,滴上三五滴棉籽油(当时每人每月仅供二两食油),就是一盘清淡爽口的凉菜;她又把灰条,苜蓿洗净剁碎掺上高粱面或玉米面,蒸成拳头般大小的菜团子,也是很好的填肚食品;尤其是当我们把采回的榆钱、槐花交给母亲。她拌上玉米面放在笼上蒸熟后撒上盐,端到家人面前,看到金银相间的色相,闻着清香甘甜的味道,更让馋虫造反,垂涎欲滴,狼吞虎咽,一顿猛吃……然后,抹抹嘴皮,拍拍撑得溜圆的肚子——饱了!有时我们还把这些食品带到学校当早饭,那色泽、那香味吸引同学们纷纷围观,竞相品尝……

    肖华将军在《长征组诗》里说:“风雨侵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更坚。”确实如此,我们这代人依靠春天野生的、天然的、绿色环保的馈赠,在青黄不接,国人保命的延续中,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连续三年坚持走出了令人心惊胆颤、刻骨难忘的岁月。

    春天是个欢乐的季节。当艳阳高照,春风送暖,柳绿花红,鸟鸣蝶舞的时候,最高兴地莫过于我们这帮在铁路边长大的孩子。在熬过漫长的、灰色的、毫无生气的冬季后,一个个就像脱缰的马驹子,前蹦后跳,欢快张狂,三五成群地走向田野,奔到柳树下,爬树登枝,折下柳条,先编个帽子戴在头上,再撅根树棍当“枪”,最后拧个柳笛,整合队伍,吹响柳笛,模仿电影里日本鬼子进村的架势,迈着整齐的步子,嘴里高喊:“当——当——当——当当当当……”或者打土仗,或去黄河边。

    三月的黄河,岸冰解冻,流水欢畅,野鸭河鸥嬉戏追逐,一派生机盎然。我们十几个“猪嫌狗不爱”的半大小子,争先恐后地甩掉鞋子,脱下袜子,卷起裤腿,跳进齐膝深的水里,泼水对打,童趣连连,呼喊声、欢笑声响彻了黄河两岸……正如南唐张泌的词《河传》所写:“红杏,交枝相映,密密濛濛。一庭浓艳倚东风,香融,透帘栊。斜阳似共春光语,蝶争舞,更引流莺妒。魂销千片玉樽前,神仙,瑶池醉暮天。”

    我在兰州工作定居至今,蹉跎岁月,铭记感恩。五十多年了,黄河水把我滋养成人,黄土地让我安家立业,我的心里装满了对第二故乡天高地厚的眷恋,结下了生死相随、血乳相融的情结。岁月相催,时代转型,跨越发展,就用我的新作《春》作为本文的结尾吧:“忘年挚友又相逢,点绿催红化郁葱。燕舞莺歌驱腐朽,人间布泽绣繁荣。”

分享到:

兰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或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社和兰州新闻网所有。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并且不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兰州新闻网联系。

  • 精彩图片
  • 执法部门严查二次扬尘污染

  • 东岗交警帮助迷路小学生寻亲人

  • 首届咖啡师技能大赛举行

  • 雨色秋来寒

  • 孩子看着父母忙着

  • 千名患者求医诊治

  • 无资质校车被查

  • 帮扶送羊寄深情

  • 推荐
  • 购物
  • 热门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媒体公约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