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房产 正文

资本蜂拥的民宿:如何留住“诗和远方”

2018-05-29 08:27:31 智能朗读:

 

位于浙江宁波的特色民宿“树蛙部落”

  比起千店一面的酒店来说,个性化的民宿成为越来越多游客的选择,但其中存在的问题也浮出水面。日前,“宜家酒店公寓”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在看完了相关报道之后,一些人开始吐槽自己曾有过类似经历,更多的人则开始思考深层次的问题——这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民宿的标准究竟该怎么样?民宿业的行业规范以及监管到底该如何落实才能保证消费者的需求?

  民宿体验两极化

  粗放发展中问题凸显

  “看起来不错,真实的使用过程中问题重重。”80后小刘周末总是闲不住,前些年曾特意跑到杭州周边去住某网红民宿,结果与想象相差甚远。

  “硬件不过关,说到底是在打造民宿初期,没有做好全局规划。”小刘解释。

  最近这两年,丁先生身边的朋友转行开起了民宿,他也跟着四处好好体验了一下。一度成了民宿粉,对于他来说,度假时是否选择民宿已经是一个不需要再讨论的问题。“一两千一晚,甚至三五千,真正好的民宿,价格再高,照样一房难求。”

  每个月总要出差几次的王先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前段时间到上海出差,他提前在网上预订了一间民宿,到了附近却发现在居民楼里,转了半天也找不到,而且住宿条件也很差,“现在想来,其实跟宜家酒店类似,不同的是,房东当时同意给我退款了。”

  为什么同样是民宿,体验却如此两极化?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民宿的定义。在国家旅游局发布的、去年10月1日起实施的《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以下简称“国标”)中,旅游民宿是指利用当地闲置资源,民宿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根据所处地域的不同,可分为城镇民宿和乡村民宿。

  “大家提到的民宿,往往是包含两类不同的业态,不能放在一起混淆。”杭州市民宿协会执行会长夏雨晴告诉钱江晚报记者,丁先生住的是乡村民宿,有管家、阿姨、店长等,服务很好,是一个真正度假酒店的设施,乡村民宿从早期的农家乐、客栈慢慢一步步发展起来;而王先生口中的民宿其实不是民宿,应称为城市共享公寓,服务配套差,更多的是满足住宿的需求。

  夏雨清表示,在振兴乡村、两山政策的大背景,乡村民宿是国家鼓励支持的,各地方政府也陆续出台了更详细的细则,要求“持证上岗”;对于城市共享公寓而言,目前没有出台细则,受到的制约很多。

  乡村民宿依然是风口

  浙江民宿蓝皮书即将发布

  这两天,夏雨清正在枣庄考察,他告诉记者,2013年乡村民宿开始爆发,至今热度不减,并且从江浙沪包邮区,逐步向全国扩散。

  为什么喜欢民宿?在2017中国民宿榜行业趋势发布盛典上,杭州市旅委副主任王信章曾表示,因为它契合了都市人的需求,供给侧改革的需求,年轻人创业创新的需求,民宿成为了都市人的真爱,无论是投资、经营还是消费民宿的人群,带着一种情怀而来。

  不过,从行业规范看,光有情怀还是不够的。根据“国标”,民宿必须符合以下基本要求——旅游民宿经营场地应符合本辖区内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建设规划、所在地旅游民宿发展有关规划,无地质灾害和其它影响公共安全的隐患;经营的建筑物应通过JGJ 125(危险房屋鉴定标准)房屋安全性鉴定;经营场地应征得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同意;经营应依法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符合公安机关治安消防相关要求;生活用水(包括自备水源和二次供水)应符合GB 5749(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要求等。共计12条。

  今年年初,章女士在安吉开了家民宿。从确定要开到走完流程,花了近3个月的时间。“包括工商营业执照、餐饮卫生许可证、特种行业许可证。其中特种行业许可证的办理最难也最复杂。”章女士说,过去,民宅做酒店是拿不到特种行业许可证的,其中消防这关最难达标。“如今浙江省对民宿的证件办理要求放宽了,个人名下住宅也可以办理特种行业许可证。但需要准备很多材料,流程所需时间也很长。据我了解,我们办下来还算快,近3个月。她表示,如果要上携程、飞猪这样的平台,是必须提供这些证件的,缺一不可。

  听起来审批流程有些繁琐,但因为巨大的市场潜力,民宿业的发展前景依然被各方看好。随着各地的民宿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出台一份行业规范也变得势在必行。

  去年8月中旬,国家旅游局公布了《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并于10月1日起实施。而就在10天后,也就是10月11日,浙江省在“国标”的基础上,开始实施《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以下简称“省标”),明确了浙江省民宿地方行业标准。

  值得一提的是,“国标”的起草单位为国家旅游局监督管理司、浙江省旅游局和浙江旅游职业学院。

  参与“国标”的起草和指定,主要是因为浙江省是个旅游大省,民宿业也相对发达。也正是因此,“省标”在不少地方都比“国标”更为详尽。而就在本月底,《浙江民宿蓝皮书》即将由浙江省旅游局发布。

  夏雨清告诉钱江晚报记者,综观人口的流动的规律,以往都是乡村到城市的单向流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会形成一波反流,到乡村度假的需求会越来越大,还处于成长阶段的乡村民宿,依然是风口。

  起步初期的城市共享公寓

  需要解决的问题更多

  近年来,我国共享住宿发展迅速,2017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约145亿元,比上年增长70.6%;参与者人数约为7800万人,其中房客约7600万人;主要共享住宿平台的国内房源数量约300万套。

  那么共享住宿的审核评价机制又是怎样的呢?记者从一些平台了解到,在身份验证方面,平台一般会对房源进行实地探访、现场拍照,保证房源真实存在并与描述相符,还会对房东本人的照片、手机号、身份证、银行卡进行人工审核;在房客入住前也会对入住者进行相应的审核,确保双向安全。

  这样看来,共享住宿的审核评价更多的是依赖于平台。

  李想在Airbnb上挂着一间屋子,这间屋子是他所租房子的一间空闲房间,做设计的他,巧妙地用简单的装修就把小屋子弄得颇有格调,挂上平台的第一天,就有人前来咨询。截至目前,房子一直属于住客不断的状态。

  那么,做这样的房东,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只需要上传房屋信息、房东身份证就行了,其他好像没有什么要求,也并没有平台的工作人员上门看房。”李想说,如果住客来了之后觉得不满意,可以跟平台提起申诉退款。当然,这中间,就又需要住客重新找房,会增加产生纠纷的风险。

  民宿盘活了乡村,在夏雨清看来,城市公寓也会是这样,共享经济是大趋势,不过,目前的城市共享公寓,就好像前几年的农家乐,行业规范慢于市场发展,导致游走在灰色地带,这也带来社会问题,如噪音扰民、乱扔垃圾以及安全问题等。

  目前,在浙江省,像Airbnb这样的短租房仍是不合法的。夏雨清认为,如果能将城市共享公寓主人的审核以及每次入住,都录入公安系统,会让行业更加规范安全。

  此外,夏雨清介绍,以日本为例,他们的民宿比我们早发展了二三十年,下个月日本将会执行新的民宿政策,京都当地规定城市共享公寓每年只能在旺季开半年。“一方面能避免对当地酒店业造成冲击,另一方面,避免了过度的商业行为,真正做到自用闲置的分享。”

  本报记者 马焱 陈婕 朱银玲

文章来源:钱江晚报

来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