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丹东楼市起伏 新政之下一些投资客选择离开_兰州新闻网

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房产 正文

直击丹东楼市起伏 新政之下一些投资客选择离开

2018-05-29 08:27:25 智能朗读:

 

丹东在过去的20多天经历了房价的大涨。

投资客陆续离开了丹东。

  昨晚,特朗普宣布取消与金正恩于6月12日在新加坡的会晤。

  刚从丹东回来的投资客韩雷(化名)第一时间在朋友圈转发了这个消息。

  5月21日下午,辽宁丹东再次发布遏制炒房的条文。

  在过去的二十多天里,这个边境小城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狂热和躁动。

  “你去丹东买房了吗”,很多人还在饭桌上谈论这个话题。

  自从朝鲜宣布弃核后,大量的炒房客就涌进了这个和朝鲜一江之隔的小城,暴涨的房价并不能压抑他们的欲望。

  这些天来,丹东发生了什么?它现在怎么样?

  钱江晚报记者探访这座小城狂热之后的真实一面。

  白天跑楼盘,晚上看表演

  几天前的晚上,90后小董开车载着我,在鸭绿江边逛。他从宁波大学毕业,几年前,回到老家,在当地一家有名的企业上班。

  夜幕里,丹东城霓虹闪烁,四五层楼高的电子显示屏滚动播放着此前中朝两国领导人会晤的新闻视频。

  在丹东的新区,新的鸭绿江大桥看起来非常气派,它造好已经多年了,但至今没有通车。“桥的另一头,朝鲜境内还没修,还是稻田呢”,小董说。

  而在老的鸭绿江大桥上,已经排起了十几公里的长队,每天,运载着各种货物的车子从丹东开往朝鲜。

  贸易的往来,让朝鲜和丹东发生密切关系。

  当然,最明显的是前不久朝鲜宣布弃核后在丹东引发的躁动。“朝鲜要改革开放了?”不管这种解读是否准确,它首先给丹东带来了庞大的炒房客群体。

  韩雷是其中一个。他在丹东已经住了十来天,白天看房买房,晚上就在酒店看朝鲜女孩的演出。

  鸭绿江边有很多酒店、餐馆,几乎每家都有朝鲜女孩,她们做服务员,也表演歌舞,看起来气质好。如果你在看演出的时候抽烟,她会来提醒你,“抽烟不礼貌”。

  这也是两个地方交往的鲜活见证。每年,朝鲜会挑选优秀的女孩作为劳务输出,到这个城市,接受严格的管理,为国家赚钱,每个月的工资三四千元左右。

  白天跑楼盘,晚上看表演,是炒房客们在丹东的简单生活。这次来丹东,韩雷买了多套房子,具体数量他没有说,“和别人比起来,不算多”。

  像他一样,到这里的炒房客,每个人都充斥着强烈的欲望。这和丹东这个安逸平静的小城显得格格不入。

  望着江的对岸,韩雷最关心的是朝美会晤。“最近一直很关心这方面的新闻,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国际形势居然影响到了我炒房。”

  这就是离朝鲜最近的中国城市的一个普通夜晚。

  被拯救的库存房

  “快来买套房子吧”,此前,小董还这样和他远在浙江的同学说。同学没有来,现在,即使来,也很难买到了,特别是江景房。

  丹东城区分为新区和老区,对于本地人来说,他们很少会买新区的房子,即使一个月前它的价格还只要三四千元一平米,而现在,已经猛涨到了六七千元。“新区没人气,没配套,像个鬼城。”不止小董一个本地人这么说,“而且丹东人不喜欢靠江的,湿气太大。而且,江,有什么好看的。”

  因此,即使大拨的外地人涌入炒房,本地人没怎么在意。

  我们开车经过一个楼盘时,小董充满着疑惑说,一个月前,这个楼盘根本没人看,所以售楼中心都是关门的,现在居然也卖得差不多了,每平方还能卖四千多元。

  外地人的疯狂,让他们觉得难以想象。“他们的钱好像天上掉下来的一样,买白菜那样买房子。”

  对于新区的一个个闲置的楼盘,以前是政府的一个难题。怎么样处置,经常都要专门开会研究。每年的五月,当地政府都会举办房展会,并给予买房者每平方米100元的优惠补贴,以消化巨大的库存。当然,今年已经完全不需要了。

  无疑,炒房团的涌入,救活了当地原本沉寂的房产市场。记者在丹东走访一名浙江商人开发的一个楼盘,之前也陷入过困境,准备转手的时候,遇到了这波行情,房子卖完了,还赚了钱。“做好了亏本的打算,最后居然还赚了一笔。”

  当然,本地人并不喜欢外来炒房客的闯入。

  在丹东,居民的平均工资在三四千元左右,包括普通的公务员。“这里房价和你们杭州当然不好比,但是刚需要买套房子,也并不容易,特别是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小董说,他很庆幸前几年买了房子。

  狂热后的平静

  经历过一波狂热之后,如今的丹东已经渐渐恢复了平静。

  这几天,记者走访了多个楼盘,售楼人员大多这样告诉我,江景房都卖完了。

  在一个楼盘的售楼处,700多套房子已经只剩下100多套,没有一套是江景房。

  抢房的热潮已经过去,各个售楼中心看不到太多的人。在看房的登记本上,也是名字寥寥。

  “那几天,车子都开不进去,你看,现在都没什么车了。”在一个楼盘前,一位出租车司机这样和我说。

  温州城和绿城紫金府是两个浙江人开发的楼盘。几年前,政府把当地最好的中学搬到了附近,用以带动人气。

  “第一波你错过了,不要错过第二波”,在紫金府,销售人员这样和我说,他还强调,这个绿城不是浙江杭州的绿城。

  这个楼盘也只有四幢房子了,价格在六千多元一平方。“到明年肯定会到上万”,他这样说。

  他和记者讲起他接待过的浙江客户。有人打电话到售楼处,是他接的,在电话里,客户直接订了两套,过了几天,飞到丹东签合同,办好了手续。

  最近这几天,已经没有这种事了,他们这些销售员也显得有些打不起精神。“之前太火,现在有点不适应。”

  另一个楼盘温州城,是一名在丹东的温州老板开发的,售楼员让记者先交2000元的押金,可以参加摇号选房。

  这个楼盘也只剩下两幢洋房,第一批在五一前开盘的已被抢购一空。“这场摇号准备放在周末,你人不过来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和你电话或者视频操作。”他说,有人通过网络打了一万块的定金,拿了5个号子。只是没想到,第二天,当地政府新的限购政策就出来了。很多外地人没有了在这里买房的条件。

  这一天,炒房客韩雷也离开了丹东。

  在车上,他看到一幢钢筋生锈的烂尾楼。夹杂着狂热和风险的买房计划结束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买了一只“妖股”。

  离开前,他在高楼林立的新区路边,吃完了一份快餐。这里要找一家饭馆很难,很多地方还没有安装路灯。

  城市的配套建设,被人们的欲望远远地甩在后面。

      有投资客说,这里100套房,不够南方买个别墅

      不仅中国人来买,韩国人也组团过来看房子

      丹东的温州商人却说:我不心动

张逢图的窗外就是他要打造的建材市场。

新鸭绿江大桥目前还没有通车。

  几天前,十几个老板走进了张逢图的办公室,兴奋地和他说,他们刚买下了一幢楼。

  “只有是江景房就要。”买的时候,他们这样告诉售楼小姐。

  面对眼前这些涌入丹东的各地投资客,张逢图笑笑,他更关心的是更长远的商机。

  张逢图在丹东有七年了。他现在经营一个巨大的建材市场,另一个身份是丹东温州商会的执行会长。

  所以,不少浙江老乡来丹东,都会找他。

  前几天,我们见面的时候,手机里都跳出一条消息:丹东出台新规遏制炒房。

  我问他,这么多外地人来炒房,你有买吗?

  他说,一套也没买。

  我又问他:就没心动过?

  他还是说,没有。“我更关心怎么做好实业。”

  捡白菜一样的房价

  张逢图刚刚接待了一拨来这里投资房产的客人。

  这个几十名老板组成的投资团在丹东有一段时间了。

  他们是第一批来的,然后,不断有人加入,为此,还专门租了一辆商务车,负责接送和招待。

  在一个楼盘里,他们买下了所有江景房,除了四层以下,“是江景房就要,不是江景房不要。”

  他们绘声绘色地和张逢图聊起他们略带刺激的买房经历。

  因为三四千块钱一平方的价格,对他们来说,“就像捡白菜一样”。

  一位老板说,一幢楼一百套的话也就三四千万,在我们那边买套别墅都不够。

  其中的一位是专业的炒房客,哪里有商机,就往哪里飞,前不久刚去过海南。

  “现在丹东一限购,他们有的飞去吉林了。”张逢图说,在过去的大半个月里,这样的投资客他见到了很多。

  不仅中国人来买,韩国人也组团过来看房子。一次来了百来人。

  “韩国人会经常带着球杆飞到丹东打高尔夫,这里便宜,所以来买几套房子也正常。”

  而张逢图身边的朋友却来得很少,“我们温州人炒房以前很有名,现在少了很多,要炒也都去国外炒了。”

  “我不心动”

  看着他们疯狂地买房,张逢图自己却没有下手。这让有些人意外。

  “张总,你怎么不多买几套?”有老板这样问。

  我也问他,为什么你不买?

  “你做实业这么辛苦,炒房赚钱多快啊。而且,你要买太方便了。”

  他笑笑这样回答:“你说得没错。”

  2009年,张逢图就在杭州买过一套房子,不到一年,就差不多赚了一倍。

  但是,做实业,你要考虑资金周转,要考虑这么多员工,要考虑企业发展,太累了,压力大。

  这样比较为何不去炒房?张逢图向记者解释:“做实业,就像养自己的孩子,虽然养育的过程很辛苦,但是你培养好了,会有一种不一样的自豪感。炒房,就是个买卖。”

  “我们不是纯粹说为了赚钱。”他这样说。

  在他看来,实业才是根本,是自己应该坚守的东西。“主次要分好,专业的东西要做好,不能忘了根。”

  他说,一辈子没多少年,还是要努力做点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即使最后亏了也无所谓,以前来的时候也是没钱的,大不了回家种田吧。所以,我也没把心思放在炒房上。房子有的住就可以了。”

  更大的商机

  虽然没有买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看好这个城市的未来。

  相反,他看到的是更大的商机。

  张逢图1977年出生,17岁就离开了温州泰顺老家,那年,他才读了半个学期的高一。

  因为家里穷,他和很多温州人一样,带着250块钱开始走南闯北。2011年,积累了一定资本的他通过一次招商会来到丹东,开始经营建材市场。

  那时,他公司所在的地方,还是一个村庄。

  如今,他正在建造一个50万平方的建材市场,包括了住宅等配套。他计划在五年的时间里实现。

  四年前,张逢图做了丹东温州商会的执行会长。在丹东有两千多温州人,在此经商创业。

  他眼中,对于和朝鲜一江之隔的丹东来说,对面的朝鲜,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无论,这个邻国的未来,是不是和中国一样走向改革开放。现在,他有很多朝鲜客户,比如其中有一个客户每年仅瓷砖的交易额,就达到5000万元。

  之前经营有些困难的那几年,有朋友打电话给他:“你怎么还在丹东?怎么还不走?”张逢图说,为什么要走?

  在外人看来的种种不安,其实在当地并没有感觉。正常的贸易和往常一样。

  最近随着大环境的日益改善,除了房地产,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别的商机,比如,最近有十几个建材行业的大品牌陆续找到了他,愿意进驻他的市场。

  碧桂园、保利等大型房产集团也陆续进驻。

  有来自义乌的老板,也在和张逢图谈合作,比如如何让义乌小商品源源不断地卖进朝鲜和韩国,如何在丹东设立一个转运站等等。

  毕竟,朝鲜人太缺这些小商品了。

  还有巨大的演艺市场、旅游市场。张逢图刚刚给朋友定制了去朝鲜的旅游线路,六天的商务考察团,一万多块。

  他眼里的丹东

  几年前,张逢图就把孩子接到了丹东,在这里读书。“在杭州,孩子太辛苦了,作业多,压力大。”

  在他眼里,丹东是一座适合养老的安逸小城,有海有江,生活节奏慢,房价低消费低,没什么生活压力。

  比如天气一热,丹东人就会三三两两地在江边摆个烤炉,开始烧烤喝啤酒。

  对于最近火爆的房产市场,当地人大多没多少兴趣参与,他们还是喜欢把钱存在银行。

  “是外地人沸腾了这个城市。”张逢图说。

  很多当地人不会在新区买房,他们看来,新区像是一个“鬼城”,张逢图的看法正好相反。

  “鸭绿江大桥一通,连接韩国的高铁开建,赚钱的机会多了,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涌进这里”,他这样说。

文章来源:钱江晚报

来源:

关闭